小透明です。奇怪的人。

“我梦见穿越隧道急驰而过的列车,梦见它穿越大片的原野,向日葵海,阳光和煦。然后我从列车上纵身跳下。”

 

摄影师

给昨天不甜的补个好像依然不怎么甜的片段(

想想昨天侧重演员part,所以今天是摄影师。BUG可能。




-?-

“盯了这么久,你很喜欢吗?那我帮你拍下来。”

“你干嘛拍我的眼睛。”

“因为你的眼睛里映着你看到的风景。”

“可是你挡住我了,都看不到别人了。”

“不喜欢?”

“……不讨厌。”




-N-

“他有一顶绿帽子。让人有不好联想的,绒线帽子。”

“虽然他一直都很自由,冬天出门采风必然会戴,但是不觉得哈子噶西吗?青草绿的那种,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春天啊,pink的氛围。其实我觉得最蠢的是,冬天踏雪出门这件事情。蠢透了。简直是对被窝和棉靴的侮辱。”

“好吧,看在他花粉症出不了门的份上。”

“那个帽子中间耸起一点,没被支撑住的地方蹋蹋的。”

“诶,他说中间蹋进去的地方是我在后面戳的?不不不,我没有做过那样的事,以他的羽绒服口袋发誓,我的手明明一直放在里面保温。他以为我是jump的八爪章鱼么。等等,他自己的手不是也在里面吗?”

“匪夷所思的是,他戴那顶绿帽子都能被人搭讪。这真是个看脸的世界。”

“诶,我刚说什么了吗?一定是幻觉,忘了吧。(笑)”




-A-

“他有一条很蓬松的围巾。鹅黄色的。好像只有那么一条,还是我给他买的。因为他这个人不肯在这种地方花钱的。啊,胖次也是。迷彩颜色,对了,是sho酱推荐。他试穿了,我看着觉得质量不错。”

“冬天出门采风的时候,他从来都不情不愿的。(笑)大半脸颊缩在围巾里,只露出一双浅浅的眉毛。很可爱,摇摇摆摆像企鹅。但是我又怕他会窒息,所以这种时候很苦恼呢,要不要把他拉出来这种事情。”

“会窒息哦,我说。他就闷在里面嘟囔,说睡着了。老头一样抄着手,他那破衣服又没个好口袋,我就把我的借给他了。其实我还在摄影包里装了枕头,怕他路上会困,不过老实说那是我用来调节摄影角度的,放在最好拿的拉链处也是怕他一屁股坐在摄影包上时把我的三脚架坐断了。”

“真任性啊。到底几岁?啊对了,他还在读jump这种少年漫画。都十几年了。”

“诶,他说我也读了?那是他硬塞给我的。因为页码叠得很显眼嘛。”

“有很多东西摄影师的镜头都没法捕捉。和他在一起之后我渐渐知道。”

“但是我视力很好。都定格在眼睛里了。(拔式wink )”




-N-

“你问我他怎么求婚的?啊,这个事情我真是印象深刻。”

“大概是职业摄影师服装吧。浑身上下都是大大小小的口袋。我默数了一下,至少有50个。穿这种衣服来求婚很可怕吧?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他说,他买了两只一模一样的戒指。他大概忘了我比他手小一点这种事情。”

“他把戒指放在了其中两个口袋。还说如果我们能找到就是心有灵犀,是真爱,是绝配,是天造地设。我惊呆了。浪漫?等等,他居然还说浪漫。”

“他不会真的笨到在每个里面都放了戒指吧。他明明承诺过我,他的钱就是我的钱,虽然我承认那是我把他灌醉录的音。”

“好险,我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他只是把别的口袋都缝起来了。(N式魔性微笑)”

“你也知道我为什么会印象深刻了。”

“然而交换戒指后他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牙白,这么重要的时刻我竟然忘了开摄影机。切,我才没有在期待什么海誓山盟定情之吻。我只是没收了他的银行卡。包括他缝在口袋里的一张。”

“我还找到了一枚一元硬币。顺手喂给储蓄罐小猪了。”




-A-

“ふふふ…他提到了我那件口袋妖怪?”

“我觉得那件衣服很帅呢,像魔术师一样。如果他跟我借的话,我可以考虑借给他一天哦。好吧,两天也可以。虽然那个口袋塞不进一副扑克牌,塞一张银行卡倒是可以,啊,抱歉,这段请务必切掉。拜托了。”

“摄影的时候戒指很不方便,所以我通常会放进其中一个口袋。你看这个衣服很好吧,非常实用。也不知道他干嘛那么嫌弃。”

“有次去采风我们在等公车,零钱少了一枚。我就从我的百宝箱口袋里找,一元硬币是摄影配件之一嘛。结果找出了sd卡,数据线,小镜子,镜头,麦克笔这些乱七八糟的,他吐槽我说你是蓝胖子吗?最后竟然翻出了我的戒指。”

“他小时候最喜欢蓝胖子了。现在胖次上还是蓝精灵。(超兴奋)”

“是他帮我把戒指戴在脖子上的。我很厉害吧,我只是把脸撅在他面前,什么都没说,他就把手从口袋里腾出来了。他一直戴着那枚戒指,打游戏时也是。我心神恍惚了一下,有点分不清到底是想欺负他,还是想看他戴着戒指的手帮我系上属于我的那枚。所以他偷偷把雪团塞在我脖子旁时我竟然没发现。”

“啊你说零钱啊,最后还是没找到。一个人很好的哦巴酱帮了忙,作为回报她挑选了一张我拍的风景。真开心啊,她能喜欢。不过肯定在哪里的,那个一元硬币。你不相信吗?(瞪眼)”

“他那么喜欢宅在家里,我看到好看的喜欢的,如果拍下来就能让他也看到了。那个时候,拿回程的路费,我买了人生第一台相机。是他来接的我,连夜飞机,小小一团蹲在我订的房间门口,睡眼惺忪地。我把他抱了进来。明明电话里说得那么强势,让我呆在原地不要动什么的,他大概以为我丢了钱包才这么紧张吧。(笑)”

“那时候我才知道,他竟然愿意为我花那么多钱。”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