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です。奇怪的人。

“我梦见穿越隧道急驰而过的列车,梦见它穿越大片的原野,向日葵海,阳光和煦。然后我从列车上纵身跳下。”

 

演员

极短。不甜。抱歉。


-为什么开始演戏?-

“那天,我离开他的那个清晨。特别冷。”

“他睡得很不踏实,偶尔会呓语,却没有说梦话。”

“我没有睡。”

“好像很久没有这么早出门了,街道上冷冷清清。第一次知道楼下的哦吉酱有晨练的习惯。我坐在楼梯口和他聊了一会儿天。他很高兴。”

“我担心他会醒来找我,抱住我大哭,或者一言不发。如果那样,我又会不会留。想了很多,过去的事情和未来的事情。但是他没有来。”

“路过的人和我打招呼,我大概是回以微笑的吧。”

“那个时候开始觉得,我演技真好。可能可以去当个演员什么的。”

“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我固执地这么以为。”

“我的身体在发抖,可是我的嘴巴在笑。”



-为什么放弃野生动物摄影的职业?-

“很危险。他说。但是那个时候我没有听。很固执对吧?”

“他没再说话。但是我知道他要走了。”

“从没和他分开过,所以我没有学过如何挽留。”

“帮朋友在bartender代班时,他喝醉了在给人变魔术。从非洲回来第一次和他见面,被袋鼠咬了七八回。三年,他喝醉的习惯都没有变。”

“他问我,是醉汉演的好还是魔术师演的好。”

“我说哪个都好。哪个都是你。哪个都不好。哪个都不是你。”

“他哭了,做爱的时候。虽然他否认。”

“所以我不能死。所以……对,就是因果关系。”

“不好意思说了一堆奇怪的话。”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