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です。奇怪的人。

“我梦见穿越隧道急驰而过的列车,梦见它穿越大片的原野,向日葵海,阳光和煦。然后我从列车上纵身跳下。”

 

秀一被时光永远滞留在了十七岁。
阿叶写道,我并不存在,只是一阵虚伪的风。



五月,蜷川爷爷走了。
十一月,荒户导演也走了。



那些后会有期就这样散在了风里。
珍重。珍重。

标签: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