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です。奇怪的人。

“我梦见穿越隧道急驰而过的列车,梦见它穿越大片的原野,向日葵海,阳光和煦。然后我从列车上纵身跳下。”

 

【相二】不是童话故事

不是童话故事。不是。

#文长 #不懂老福特所以用错别字代替,虫多大概

 

  

0

 

这不是一个传统的故事。 

 

但是像很多传统故事的开头那样,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 

 

那时候白天的天空还镶嵌着许多五光十色的小发光体,夜晚的星星是两边形的。月亮一年四季都不会阴晴圆缺,但是每月中旬会淡成最澄澈的莹白色。 

 

无云无雨的夜晚企鹅们从遥远的山尖上跳到另一个山角时,在银盘模样的月亮映衬下就像女巫的帽子一顶顶飞过。 

 

那样的夜晚夜莺格外喜欢唱歌。因为她们欣赏同为艺术家的企鹅们的幽默。顺便一提,真的女巫飞过时,她们却只会缄口不言回窝大睡美容觉。 

 

……不好意思扯远了。 

 

让我们说一说森林里住的主角之一,一只兔子。 

 

兔子先生比其他的动物高大很多,远远看上去像个怪物一样。但其实他心地善良,大家都很喜欢他。他走路的姿势像皇宫里的王子那样优雅,步伐轻缓又柔和。他有着天鹅一样纯白的皮毛,和草莓一样粉粉的耳朵。他的眼神真诚又灵动,吧嗒吧嗒说话的嘴巴好像在唱歌。 

 

没有谁知道他在这里住了多久,因为兔子先生自己根本不记得。 

 

动物们间流传着一种说法,兔子先生是中了一种魔法的咒语才变成兔子的。 

 

这实在是一只漂亮又善心的兔子,于是动物们纷纷给他出主意。 

 

其中数河里来的青蛙说的话最有可信度。因为青蛙家的古书上白纸黑字记载着,要公主亲亲就可以。 

 

兔子皱起了眉头:“可是我从未见过有公主经过。” 

 

于是他们苦思冥想。 

 

然后点了一份炸鸡。超大份的那种。 

 

…… 

 

不要误会,他们只是为了等待送外卖的小红帽打探消息。 

 

小红帽果真带来了惊天动地的情报和美味无比的炸鸡。 

 

小红帽说,前两天有一个骑士N经过,据说他是受了父母之托去解救一个公主回去完婚的。因为他在森林里的一棵老槐树下肝了好几天游戏才迟迟出发,所以绝对不会记错。 

 

小红帽说着说着眼睛闪闪发光,她的脸红成帽子一样少女的颜色。骑士N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人类,每日三餐点完汉堡肉,骑士N必定都会面无表情地称赞唔买,再眼睛亮亮感激一笑。 

 

接着他会用红豆糕一样软糯的嗓音说:“真是抱歉,明天的三餐也得拜托你了。麻烦你到时候送一份一模一样的过来。” 

 

啊。多么专一的骑士。 

 

小红帽的心脏gyu地被击中。Kirakira。Dokidoki。 

 

那简直是她兼职生涯中最美好的日子。所以绝对不会记错! 

 

…… 

 

兔子先生眨巴眨巴小鹿一样的大眼睛,表示自己听懂了。然后在心里默默划重点:好看,红豆糕一样,软糯……的男孩纸。 

 

 

但是再久远的故事也避免不了俗套的阴差阳错。 

 

骑士N:“……?” 

 

就在一秒前,骑士N和公主相对无言地走在回程的森林小道上,兔子先生突然从灌木后面冒出来,公主吓得惊叫了一声:“啊!不穿衣服!牛盲兔!”之后就跑走了,慌乱中丢了一只水晶鞋。 

 

兔子:“……你不怕我?” 

 

骑士N泰山崩于前一样面不改色:“我是男的。还有,你太大只了。我作为骑士两眼视力1.0,视力表倒背如流。早就看见你了。” 

 

兔子:“那你为什么不去追公主?” 

 

骑士N:“为什么要去追?说不定她在途中会遇到别的骑士救美。更何况,按照故事的发展,捡到她的水晶鞋才是她命中注定之人。” 

 

那只水晶鞋此刻躺在百米之外,但是他们谁都没有去捡。

 

兔子想万一公主回来自己捡怎么办,可是骑士N散发出一种自信的气场让他忍不住想要相信他的话。 

 

兔子:“你不爱她吗?” 

 

骑士N:“我只是履行骑士的义务,更何况,这才是我们见的第二面。“爱”又不是世间人皆有之。” 

 

兔子:“可是人类不是最喜欢把爱挂在嘴上了吗?” 

 

骑士N:“通常不懂得爱的人才会总是这么说。” 

 

兔子若有所思。 

 

其实对于高大的兔子来说,骑士N太过小巧玲珑了。骑士N低头说话时兔子就很难看清他的脸。不过,他在心里同意小红帽的话,红豆糕一样软糯的声音,既然公主愿意跟他回国完婚,必然也是极好看的。 

 

……这个公主会不会也是个颜控,还是个声控?  

 

兔子本来就有些天然,否则也不会傻傻地在森林里住这么久。这会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说话,就更呆呆的像一尊凝固的雕塑。 

 

骑士N终于忍不住开口:“所以你为什么要突然跳出来?” 

 

兔子:“这个……为了公主。” 

 

骑士N:“……原来好色之心兔也有之。那你怎么不去追。” 

 

兔子:“……不知道为什么就不想去了。” 

 

骑士N:“……你中午吃多了吗?” 

 

兔子:“呃……有点。炸鸡实确实很好吃。” 

 

骑士N:“竟然有比黄鼠狼还喜欢吃炸鸡的兔子。”

 

兔子没有接话。不知道这股说不清的忧郁感从何而来。他优雅地转了一个身,灌木像起风一样沙沙作响,只留下伤感的背影给骑士N和远处那只水晶鞋。紧接着他动了动他那只短短的尾巴,从尾巴尖端的皮毛里洒落几颗亮晶晶的石榴石来。 

 

兔子:“吓跑你的公主实在是对不起。这些宝石作为你的赔礼。不够的话我还有……” 

 

一颗宝石像小型巴库弹一样滚落在骑士N面前,骑士N的嘴巴张成一个汉堡肉那么大。然后他像小孩子般用汉堡一样可爱的手去捂住自己想要惊叹的嘴巴。毕竟对于一个远道而来的骑士来说,这太不可思议了。 

 

骑士N的眼神一瞬间涌现出真心实意的流光溢彩和太阳光辉,兔子看呆了,他连“很多”都忘了说。 

 

他转过身来,想起早上起床时觉得左边胳膊有些痒痒的:“应该还有一些小的。” 

 

于是兔子抖了抖左边胳膊的皮毛,抖了三四下终于叮叮当当坠落下来许多麻薯那么大的水晶玛瑙,像雨水落在芭蕉叶上的声音那样清脆。 

 

骑士N把头盔摘下来装了几颗,光是一颗石榴石就占了一大半空间,他把玛瑙细细碎碎塞在旁边的空隙里,头盔就重得根本提不动了。直累得他瘫坐在地上。 

 

兔子看着忙来忙去的骑士N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你也喜欢这些?” 

 

骑士N:“……兵法说,多多益善,多多益善。” 

 

兔子不拆穿他的谎言,甚至还有些开心:“欢迎来我家。这些,我多的是。” 

 

骑士N咬了咬嘴唇,他抬起头看着兔子的眼睛猜想这是不是一个又或。摘掉了头盔和脸部上扬的姿势使得他纠结的小脸毫无遮挡地映入兔子的瞳仁里,这是兔子第一次完完整整看清骑士N的面容。兔子突然有些后悔。他刚才就应该说得更夸张一点,说金币有月亮那么大琉璃有海那么多。 

 

可是兔子能又或自己什么呢?自己又不是公主。 

 

于是骑士N回答:“好啊。不过这些不能浪费。” 

 

他站起来拍拍骑士服,把宝石一颗一颗地重新藏进兔子的皮毛里。

 

好柔软,他想。不知为何,让人留恋的感觉。 

 

如果能躺在上面打游戏,该多好啊……。 

 

 

兔子没有撒谎。

 

他家真的有很多很多金光闪闪的宝物。虽然他所谓的家只是一个巨大又简陋的窝,像一条应急通道,铺了一些干燥松软的青草。

 

骑士N眼花缭乱。他捧起一些钻石又勾起几条珍珠项链。然后他把一顶镶嵌着半个鸽子蛋那么大祖母绿色玉石的小皇冠斜扣在脑袋上,转过身来问兔子:“怎么样?”

 

兔子笑得宠溺:“很可爱。”特别可爱。他在心里补充。

 

骑士N撇撇嘴小声嘟囔:“不是应该说很帅气吗。”

 

兔子没听到他的抱怨,自顾自地回忆起来:“那顶皇冠本来是我的。”

 

骑士N:“你脑袋这么大能戴得上吗?”

 

兔子:“我本来是王子。被女巫下了咒语。”

 

骑士N摇摇头:“我不相信童话故事。所以你一定只是一只普通的大兔子。”虽然兔子这个庞大的体型让骑士N觉得实在有些自欺欺人。

 

兔子笑:“这本来就不是童话故事呀,否则你应该是公主啦。”

 

骑士N不想说话。他想你明明刚刚还想绑一个公主回来的好吗。

 

兔子以为他不相信,有些急迫地想要证明自己:“你拔下我的一根皮毛,拿它吹一声口哨。”

 

骑士N嫌弃地闻闻,却发现兔子身上只有海水的香味,他也确实有点好奇兔子想要做什么,于是顺手摘了一根照办。

 

不一会儿从外面飞来七只七色的麻雀。它们站在兔子的脑袋上叽叽喳喳,像五颜六色的音符又像一架小彩虹。虽然骑士N觉得有点搞笑。

 

兔子:“他们是我的侍卫。被我连累受了咒语。我已经很久没有召唤他们了,因为我自己没法打响指或者拔下皮毛吹口哨。”

 

骑士N:“道理我都懂。可是为什么是麻雀?”

 

兔子:“诶?你没有听说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吗?”

 

骑士N:“……那又怎么样。所以你觉得柏青哥老鹰蝙蝠猫头鹰都缺心眼吗?”

 

兔子:“……不,不是的。我只是胆小('◇'`)”

 

骑士N:“…………”

 

3

 

骑士N看起来心情很好。

 

于是兔子壮大胆子问:“你愿意留下来做我的朋友吗?”

 

骑士N把一颗细小的金绿猫眼石抱在怀里。

 

然后闭着眼往金银山里一躺:“可以考虑。”

 

兔子高兴地动了动耳朵,可是说话的声音却有些忧伤:“你喜欢就好。其实我原本还有更多的。”

 

骑士N:“?”

 

兔子:“一开始我的体型没有这么大。那时候我还能召唤侍卫。我认识了一个朋友。他也喜欢这些,经常来找我玩,我很高兴就送给他很多。可是后来他渐渐地不来了。我担心他出了什么事情,一直很不安。所以变成了现在这样。”

 

不安焦虑能使得兔子变大,鬼知道这是什么魔法。

 

可是躺在黄金屋里的骑士N此刻的心情却莫名低落下来。

 

兔子被骗了。他想。

 

可是我不也是这样吗?

 

骑士N:“你知道解开咒语的魔法吗?”

 

兔子:“……不知道。但是你能相信我真是太好了。”

 

骑士N:“……你是笨蛋吗?”

 

兔子苦恼地思考后回答:“我不知道。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因为我很久都找不到自己的名字了。”

 

骑士N站起来,拍掉粘在骑士服上的摩根石走到兔子面前,认真地和他大眼瞪小眼。

 

“喂。我问你,刚刚来之前,你问我说,你也喜欢这些吗,“也”是什么意思?”

 

兔子温和地笑起来:“因为我也喜欢这些。你不觉得亮闪闪的东西能让人心情变好吗?”

 

骑士N笑了,他笑起来宛若少年,眼睛晶晶亮,他想这只兔子怎么这么笨呢。

 

莫名的,兔子的回答让他松了一口气。如果兔子说,是因为那个朋友也喜欢这些,自己会觉得难过的吧。可到底又是为什么会觉得难过呢。是因为担心他还陷在难过的回忆里吗……。

 

这么想着,骑士N说:“你的问题我想好了。”

 

兔子紧张地抿了抿他的兔牙,有点滑稽又有点可爱。

 

“那,你愿意留下来做我的朋友吗?”

 

“愿意。”

 

“你能亲我一下吗?”

 

“不能。你又不是青蛙。”

 

“如果我是青蛙你就会亲我吗?”

 

“哪有那么多如果。”

 

骑士N笑着把小皇冠取下来放上兔子摊开的掌心。上面的宝石闪闪发光,真的很好看。

 

现在的我不是为了这些财宝的价值留下来的。如果我喜欢水滴,而你囤积的是晶莹剔透却无法铸就财富的大海,我也会一样留下来。这样的心情,到底该怎么传达给你呢。兔子先生。

 

4

 

骑士N找到了兔子身上有海水味的原因。

 

因为这只兔子实在太爱泡澡了。

 

屋外有一汪心形的潭水。掉毛星人兔子每天都要在里面泡一次。骑士N觉得这潭是心形实在太幸运,否则要是月牙形状兔子泡进去岂不是要把潭弄坏。可是那些毛却从来不会囤积在潭底,兔子说:“因为潭底部有一条岁道通向海洋。”

 

骑士N不服:“你的毛会把岁道堵死的。”

 

兔子:“真的。那个岁道可能很大,因为有一次,只有一次,我看到过这里面有一只海豚。”

 

“好心疼大海。”骑士N做悲痛状。

 

骑士N只在画册上见过海豚,他觉得兔子说起这个是一种微妙的炫耀,于是他把潭边的包拿过来,劈哩叭啦把包里的游戏机倒出,随手捡了一个,胳膊撑在潭边就开始玩,不听兔子讲话。

 

兔子:“你这样会把游戏机沾湿的。”

 

他拿爪背的绒毛去碰半个身子泡在潭里的骑士N白花花又光溜溜的背。

 

“所以不要拿你湿漉漉的爪子碰我啊。”

5

“真的有。潭底真的有岁道。”兔子还在坚持讲这个话题。

 

“对对对,有有有。”骑士N有气无力。

 

“真的,心形底部可以藏很多很多的秘密。那里听起来很狭窄,其实特别宽广。甚至可以装进一个人和他的全部世界。”

 

“嗯嗯嗯,嘛嘛嘛。”骑士N索性放弃治疗。

 

“你愿意看看我的心吗?”兔子喃喃地说。

 

骑士N没有回答。

 

兔子以为他没有听到。

 

只是兔子没有注意到,刚刚骑士N游戏屏幕上的小人被一支箭击中,GAME OVER了。

 

6

 

骑士N玩游戏的时候特别喜欢自言自语。

 

“啊,死掉了。”

 

“谁?”正在扫地的兔子吓得把袖珍扫帚磕在脚面上。

 

“马里奥。”骑士N缩在角落里仿佛脑袋上顶了蘑菇。

 

“……”

 

“啊,死掉了。”

 

“谁?”正在尝菜的兔子吓得土豆牛肉块砸在饭锅上。

 

“森林小冰人和小火人。”骑士N的脑袋简直要裂成两个。

 

“……”

 

“啊,死掉了。”

 

“谁?”正在晒衣服的兔子几近把鼻血喷在骑士N指甲盖大小的天蓝色胖次上。

 

“无名勇士。”骑士N看着勇士从第99层掉下去,是男人也没能下到100层。

 

兔子:“……我想知道,打游戏真的有这么好玩吗?”

 

骑士N疑惑:“什么?”

 

兔子:“因为,因为一直听到你说,死掉了死掉了,不会觉得很难过吗?就算不是真的你,可是在游戏里代表的不是你吗?”

 

骑士N愣了一下,突然笑了:“会哦。”

 

“怎么可能不难过呢。”

 

可是就像人类世界一直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只有这样一次又一次地去习惯才能适应吧,你说呢。

 

所以,我不相信童话故事。

 

虽然我勉强还能接受你说的这个童话故事,笨兔子王子。

 

兔子轻声地说:“我也会的。”

 

骑士N把脸埋在连连看里没有抬头:“会什么?”

 

“会难过。”

7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事情使得兔子开始不安。

 

有天早晨骑士N醒来时候发现他被兔子包围着,兔子用身体挡住了门,把他圈在怀里。这几天晚上有蝙蝠出没,兔子是怕夜晚有鬼怪来叼走自己吗?

 

可是他分明记得兔子胆小,很怕蝙蝠。即使蝙蝠还没有他的眼睛大。

 

过了几天早晨骑士N醒来发现兔子变得更大了。他睡在兔子两只耳朵形成的空隙里,里面铺了满满软绵的青草和满天星花瓣。

 

兔子晚上出去采满天星了,他一定好久没有睡着。

 

这天夜晚,骑士N突然醒来。周围亮得睁不开眼。他依旧睡在软绵绵的青草上,花瓣变成了夜来香。而他的四周堆叠着无数金银财宝,白色的,金色的,琥珀色的,宝蓝色的,兔子坐在门口的位置,呆呆地看着夜空。

 

骑士N:“这是要做什么?我还没死。”

 

兔子:“表白。我以为你会喜欢。”

 

骑士N:“可是我是男的。兔子的性别观都这么模糊吗?”

 

兔子:“性别真的那么重要吗?我以为你会介意我是一只兔子。”

 

骑士N:“倒也不是……不过,你会变回王子的。”

 

我会把你变回王子的。他在心里说。

 

兔子勉强地笑起来:“如果能变回去,就更能证明我们是绝配。”

 

骑士N看着兔子红红的大眼睛,他突然想到。

 

为什么兔子的眼睛是红红的呢?

 

是因为夜深人静的时候经常一个人偷偷哭泣吗。

8

 

表白事件后换作骑士N晚上睡不着了。

 

金银财宝都太坚固了。硌得慌。

 

这个家里最柔软的,还是兔子的毛。

 

而此刻兔子躺在地上打着惊天动地的小呼噜。

 

骑士N从软塌塌的青草堆上爬起来。一点点顺着兔子的腰部往上爬。他想要爬到兔子的肚子上,再爬到兔子的胸口,然后摸到兔子的嘴唇。

 

亲吻他。

 

想要亲吻他。

 

虽然他不是公主,但是他想要试一下。

 

兔子变得越来越大了。喊骑士N的次数也比之前更多,不知道是不是担心他自己因为看不清会不小心踩到骑士N。如果再不变回王子,兔子会不会膨胀到失心封,会不会变成气球飞走被戳破,会不会死掉呢。

 

骑士N爬到肚子上,脚下一痛。是一颗凹凸不平的青金石。再爬到胸口,胳膊被划到,是一块方方正正的月光石。沿途还踩到了各种各样大大小小像星粒一样的东西,骑士N简直要气笑了。

 

换做原来的他一定做梦都要笑醒。可是现在他有点想哭。

 

或许这是兔子很少触碰自己的原因,他不愿用这些“刺”伤害自己,上次自己提出要躺在他肚子上打游戏的要求也被兔子拒绝了。明明兔子很少拒绝自己。

 

可是一个人温柔地包裹着这些刺。

 

不会疼吗?

 

骑士N把这些刺都拨开,扔走,踢掉。

 

走开,他在心里说,通通走开。这是我一个人的兔子。

 

然后,他终于看到了兔子特别丑特别丑的睡颜。

 

嘴巴张着。像菱形一样奇怪的形状。骑士N给自己打气,怕什么,兔子又没有口臭……!自己嘴唇那么小,又不会撞到牙……!小心一点,就不会掉到兔子嘴巴里去啦……。

 

他一点点地挪近兔子的嘴巴,忍不住的眼泪和吻一起落在兔子的唇上。

 

是不是自己的嘴唇太小了,要亲遍所有的地方呢。

 

是不是眼泪使得吻失效了呢。

 

骑士N把眼泪擦干净,重新亲吻了一次。

 

可是没有,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兔子没有变回王子。

 

没有。

 

所以我才不相信童话故事。

 

骑士N想。

 

他累得趴在兔子的额角上睡着了。兔子的睫毛很长,很长,很长。特别好看,可以荡秋千。兔子的毛很软,比照在外面的白月光还要柔软。对了差点忘了说,今晚的月色真美。晚安我的兔子。

9

隔天早上兔子说,嘴唇上怪怪的。

 

骑士N惊得耳朵一红,心想这都能被发现。他立刻紧张地语无伦次:“那是因为,因为有只蜜蜂扎了你的嘴唇,有只蝴蝶在那里洗了一个澡!”

 

兔子看着骑士N乌溜溜无处安放的眼珠,突然一脸了然地噗嗤笑出声。他想他的小小情人怎么这么别扭又诚实呢,那么招人喜欢。这样想着眉眼都笑得弯起来。虽然仍然纯良,但是拇指骑士N怎么都觉得没安好心。

 

兔子说:“我可什么都还没说。你怎么知道触感是什么样的?”

 

骑士N急得脖子都红了。

 

兔子又说:“不过你说错了哦。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明明是甜的。像红豆糕一样,软糯,甜的。”

 

骑士N终于轰隆自抱成烟花,乌鲁乌鲁地从头顶冒着热气。他想兔子都是跟谁学得这些形容词,这么有文化。

 

兔子坐下微笑着把肉垫的手掌挪过来,骑士N不甘心地哼了一声还是跳上了他的掌心。

 

“虽然我不知道我的名字。可是我喜欢你,我可以用我的心交换你的名字吗?”

 

“可以。”

 

骑士N说:“二宫和也。我叫二宫和也。”

 

兔子心满意足地弯了眼睛:“nino。我可以叫你nino吗?”

 

骑士N翻了个白眼,你都叫了问我同不同意还有意义吗。

 

也许是非特异性童话故事的套路,又或许是骑士N这个白眼翻的角度太恰当,他瞥见兔子颈边有一条亮亮的发光项链像列车一样一闪无踪。

 

“我可以再靠近你一点吗?”

 

兔子着迷地看着骑士N。他很少这么细致地看骑士N的样子,一时间有点无法自拔。

 

“可以,最好够得着亲吻的距离。”骑士N说。

 

兔子惊讶了一下,他很害羞,但是他还是白得看不出脸红。他慢慢把骑士N捧到心口,快要到下巴位置时骑士N突然跳到兔子的脖颈上。

 

“nino!”兔子以为他摔下去了。

 

过了半晌,骑士N从兔子脖颈处的皮毛里探出乱蓬蓬的小脑袋来。他手里举着一个极小的铂金牌。

 

他说:“我找到了你的名字。”

 

“相叶雅纪。你叫相叶雅纪。”

 

“相叶桑。我可以叫你相叶桑吗?”

 

“你可真是健忘呢。笨蛋。”

 

10

 

后来的事情就像盘古开天地,精卫填海,宇宙诞生,空啦哐当,劈哩叭啦,BOOM沙卡拉卡。

 

其实这个像极昼一样的瞬间本应该更浪漫一点的。可是没有,因为兔子爱做黑暗料理,他的厨具太多了,全飞起来的声音一点都不美妙。

 

骑士N被光芒刺得闭上眼睛。根本无法睁开。

 

他感觉到被一个温暖的气流包裹着让他缓缓降落到了地上。他想兔子的魔法究竟是什么东西解开的呢。喜欢的人的名字吗?自己的名字吗?喜欢的人念自己的名字吗?……嘛。反正,他们所有的条件都齐全了。

 

他想起兔子说过的话,如果能变回王子,那他们一定是绝配。

 

真的。真的是绝配。

 

突然有点近乡情怯起来,骑士N想怎么办,万一兔子特别丑特别丑怎么办。虎背熊腰五大三粗质朴刚健胸口能碎大石的那种。

 

不会的。他可是王子。他骄傲地想。

 

然后他睁开了眼。咯咯咯地笑起来。

 

真的是王子。如假包换,只此一家。

 

相叶雅纪是健康的小麦色肤色,一定是因为他特别爱泡澡。他的头发是栗色的,却又闪闪地像挑染了金丝。他的牙齿那么白,穿着王子服哪怕脑袋上顶个土豆也无损他的帅气。修身,笔挺,军靴,绶带,白手套。还有那么温柔地注视着自己的双眸。

 

二宫和也觉得每一步都走得要晕倒。

 

他的王子非常贴心地走过来想要牵他的手。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还不习惯人类的身体,王子的平地摔技能满点,一下子就把他的小情人扑倒了。

 

呃。变回王子还是那么笨蛋。

 

嘛……只有这点不好。

 

可是这点不好吗?嘿,这个只有骑士N自己才知道。

 

王子扶着骑士N站起来,极其肉麻地缠上他的手指,和他紧紧十指相扣,然后用空闲的那只手打了一个好听的响指。

 

骑士N有点紧张又有点害羞,他从没有这么光明正大地谈过恋爱。他害怕地躲在王子的身后。万一屋外飞来的侍卫其实是七彩祥云怎么办,否则他们变成麻雀为什么会是七彩的呢!如果真的是七彩祥云,他一定羞耻得非要王子抱抱才能坐上去,骑士N想。

 

还好,还好,门外走来了七个质朴刚健虎背熊腰五大三粗胸口能碎大石那种的侍卫……。

 

屋里的财宝全部都消失了。那些原本都是王子所在的王宫里的宝物。只有侍卫手上端着的那个小皇冠还在。

 

相叶雅纪双手捧过来,对着二宫和也行了一个王子礼。

 

然后他把小皇冠稳稳地戴在二宫和也的头上。

 

“nino,从见到你的第一面起我就开始喜欢你了。”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王子。好不好?”

 

相叶王子笑得褶子深深。

 

“那我就勉为其难。兔子先生。”

 

二宫骑士笑着对他抛了一个wink。

 

他看着对面那人宠溺万分又势在必得的笑。

 

哎呀好气啊。我怎么就这么喜欢到无法拒绝你呢。

 

童话故事的结局都是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所以我才不相信童话故事,嘿。

 

 

 

 

 

—END—

 

tag打得我整个人都是方的……。

评论(29)
热度(161)
  1. masakinino果然多 转载了此文字
    写得好棒啊啊啊
  2. masakinino果然多 转载了此文字
    超喜欢!
  3. Kuririn果然多 转载了此文字
    可愛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