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です。奇怪的人。

“我梦见穿越隧道急驰而过的列车,梦见它穿越大片的原野,向日葵海,阳光和煦。然后我从列车上纵身跳下。”

 

【相二】秋

日常琐碎x3,特别平淡无聊。休息日,年龄私设25x2,互相暗恋,告白。微15r慎。

好了故事几句话讲完了,大家散了吧(


1

 

一场秋雨一场寒,一场白露一地霜。

 

不知不觉夏天的尾巴已经离开良久,秋天的脚步也悄然迈入了初冬的小包围圈。

 

二宫和也远远从马路这端张望时,对面的人仿佛心电感应般刚巧也寻到他,一双未被束起的高领遮盖住的明亮眼眸隔着川流的人群对自己笑意深深。手中的携带大概前一秒刚想给自己回拨,这会儿直接没按断锁屏亮闪闪地在相叶雅纪的头顶挥舞。

 

「真是的……」

 

二宫和也嫌弃极了。作为被挥手的对象,有行人因此把奇怪的目光从相叶雅纪的源头传向被输送端的自己。他想着这么个快二十六奔三的人了,还在黄昏的大街上冒着傻气像个大男孩这般举止,如同昨天他们还是在这里分别的初中生,欢欣鼓舞地约好了明天依然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再见。

 

不过其实……也没有那么的讨厌。真的。

 

因为他喜欢那个人一直以来元气的笑容,虽然并不会说出来。但是总感觉,光是看着他,也能觉得心下安定几分。

 

居然也是能给人可靠安定感的人了,二宫和也怅然。看来他们真的,相识到习惯那么久。

 

绿灯还剩十几秒,二宫和也却在这个时候缩起身子发起了小呆。他的衣服素来只有夏和秋,因此他擅长叠穿,但是今天匆忙套了几件T恤和长衫,有冷飕飕的风往被忽略的领口里灌得他不想动。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了这件事情。

 

喜欢相叶雅纪。

 

这个感觉来得太过自然,自然到二宫和也理所当然接受。就像到了生理年龄自发膨胀的欲望,在心尖上星星点点地烧着小火苗,从某一天开始,这个人在心里出现的次数甚至要多过现实生活。

 

二宫和也脑袋空下来的时候,这些无解的烦忧就会无需施肥浇水自己生根发芽,与之同根生的另一棵种子就是,相叶雅纪会不会喜欢自己。他不会去问,却阻止不了这些幼苗自由生长,直到现在快要把自己圈住窒息。

 

前几年还能偶尔听到相叶雅纪交了女朋友的传闻,然而近来这家伙竟然也安然和自己一样孤家寡人,双方越是见得频繁,越是牵动着这些思绪疯狂生长。

 

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么一丁点可能,他也喜欢自己。

 

二宫和也忍不住想。

 

并不悲观,只是不擅长期待。

 

「ニノ?」

 

二宫和也愣怔抬头,相叶雅纪从镶上金边的斑马线上小跑过来,赶在红灯降临的最后一秒站定在他面前。

 

「你突然发什么呆?我等了半天不见你过来,差点闯了红灯。」

 

相叶雅纪装作抱怨,声音里却对二宫和也偶尔的天然流露明显笑意。

 

二宫和也摇摇头,皱起鼻子不说话,只是越发缩了缩胳膊。

 

「冷?」

 

看着自己把自己卷成团子的二宫和也,相叶雅纪突然意识到今天把二宫和也约出来选家电是个错误。他没料想到寒露后午后和傍晚的温差相差这么多,瞥见就近有家生鲜超市,相叶雅纪几乎是立刻就改了主意。

 

「ニノ,这边。」

 

相叶雅纪拍了拍二宫和也的胳膊示意他跟上,然而他只是向自己投来疑惑的眼神,人却还懒懒地不动,相叶雅纪只得好笑地从胳膊向下摸索牵住他的手:

 

「慢吞吞的像乌龟,是不是没吃晚饭啊。」

 

「被一只心急的兔子连环call,哪来得及。」

 

二宫和也不满地嘟囔。

 

「那,正好。我也没吃。」

 

相叶雅纪意味不明地笑着丢下一句。

 

二宫和也任由相叶雅纪拉着走,反正自己喜欢他,如果相叶雅纪不介意路人的眼光,他绝不要说漏嘴。

 

幼驯染养成的习惯。相叶雅纪有些急性子,身高差的关系,相叶雅纪会先微微矮下身体凑近,然后直直地把胳膊伸过来摸索自己的手。二宫和也不作防备,只是上目线盯着相叶雅纪或者一边和他说着话,感觉到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扣住自己汉堡手时唇角正中红心的一勾,莫名觉得这种体格差和体型差真是有些坦荡合拍的エロい感。

 

「不是去选家电?」

 

二宫和也瞄着街对面遥遥的大卖场提出质疑。

 

「今天不去了。反正电视机坏了,你来我家也可以只借用显示屏打游戏。」

 

「バカ真是善变。还有,我不记得说过今天要去你家。」

 

「我今天要买猪肉做生姜烧。」

 

相叶雅纪撂出一个神秘兮兮的笑容。

 

二宫和也对相叶雅纪挑眉。

 

抓住女人的心要抓住她的胃,相叶雅纪挺有一套嘛。但是自己不是女人,自己只是一个相叶雅纪家的蹭吃爱好者。

 

饶是骗不过自己的心,他的心情跟着超市里的暖气一起升温起来。

 

然而在超市的食品专柜这种地方,大龄儿童相叶雅纪和童颜小老头二宫和也的tension终究不在同一个海平面上。

 

「ねねね,ニノ,这个火锅酱料看起来好棒。」

 

「说好的生姜烧。」

 

「对对对,不过这个可以买下留着,冬天就要到了啊。啊,等等,海鲜味的你吃不了,我买草莓和柚子味的。」

 

「随便你。」

 

「哈哈哈哈这个生姜长得好像丧尸。」

 

「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

 

「猪肉新鲜的是不是好一点?你前两次来的突然,都只能吃解冻的。」

 

「嗯。」

 

「可是冻起来的这块看起来更筋道?」

 

「有吗?筋道能看出来?」

 

「干脆都买吧。留着下次。」

 

「那你问我干嘛?」

 

「可是你也没有提出建议啊。」

 

相叶雅纪不满地看着兴致缺缺的二宫和也,真诚地觉得二宫和也真是对吃没多大的兴趣。旁边刚好有个小孩子坐在他爸爸的购物推车里笑个不停,二宫和也被吸引了目光,眼神亮亮的终于有了些柔软光彩。

 

相叶雅纪盯了半晌这样的二宫和也,没头没脑地一拍手。

 

「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二宫和也转过头疑惑地瞥他。

 

相叶雅纪神神秘秘地拿手拢着,弯下身对二宫和也耳边说悄悄话:

 

「好了好了,不要不高兴了。」

 

「待会儿趁没人的时候,满足你的心愿——让你坐小推车里面好不好?」

 

还没说完自己就忍不住ふふふふ地怪笑起来。

 

「バカ!!!」

 

半是因为相叶雅纪的吐息半是因为他说的话,二宫和也耳朵一红。这家伙到底是用什么眼光看自己的啊!上次买クリボ─的帽子也是,说什么ニノ戴起来カワイ,可是要怎么戴着去看J的年终汇演嘛!

 

「明明是你自己想坐进去吧。」

 

回应他的是相叶雅纪更大声的笑。

 

「…….」

 

「啊等等!猪肉是无罪的!◇」

 

「火锅酱料也是!不要把它放回去啊!◇」

 

「你这样不给冬天囤食,兔子冬眠会饿死的!◇」

 

「不管!!!」

 

「等一下,兔子冬眠吗?」

 

「乌龟才冬眠好吗???」

 

2


其实不同于外人熟悉的样子,相叶雅纪半数时候是个很沉默的人。二宫和也说xxxxxx,相叶雅纪只淡淡回应着,嗯。水族馆也能沉默看一天。因为身边是二宫和也,自然地觉得苦闷难过生气发火,通通显露出来都没有关系。那家伙不会丢开他,不会用陌生的眼神挖苦他,不会同情悲悯抬高奉承,接受他所有暴躁的坏情绪。


一旦一种社会人设受到认定,就像一层保护膜和隔离罩。人们自然地偏爱这种方式保护自己的内心,好给自己留一个安静的栖息地。相叶雅纪笑着想,为什么连这么隐秘的地方,二宫和也那家伙也能自说自话地挤进来,坐在旁边猫背打游戏,静谧乖巧地,撑起一个陪伴的背脊。


一如他拎着酒和游戏机的袋子,二话不说地跑进自家的房门。或许只是他怕寂寞,或许又是他别扭的温柔方式。反正,不管是哪种,都好。


情绪高涨的时候,相叶雅纪却又能说个不停。二宫和也高兴时就和他闹,不高兴就抹一把脸擦到他袖子上:「口水喷到我脸上啦」。相叶雅纪帮着糊一糊他的脸,继续巴拉巴拉。

 

但是相叶雅纪是温柔的人,二宫和也是怕麻烦又温柔的人。所以即使有别的朋友,也很少开口,今天我想出去选购家电,你能腾出时间陪我一下吗?口头上咨询一下有经验的朋友都觉得有些打搅。

 

然而这边不一样。十几年的熟稔,家人以上。

 

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在一起时可以不在乎“麻烦”,“谢谢”这些客套字眼,因为知道对方也根本不会在乎。窝在家里时可以一个人打游戏另一个人害怕得挨在旁边看鬼片,一个人心血来潮弹吉他,另一个把枕头砸完了自己捡回来迷迷糊糊再继续睡。

 

不知道该说是合拍还是不合拍。

 

明明性格上千差万别的地方也数不胜数,但是二宫和也问为什么会成为这么多年的朋友时,相叶雅纪说就像剑和鞘。有次他们参观博物馆时,相叶雅纪指着那把合在一起的剑和鞘笑着说:

 

「好像能在那里放一万年。」

 

虽然二宫和也单纯觉得,他们只是难得地在千万人中,觉得彼此很好懂。无需费力建立起来的关系,自然长久延续下去。我们熟知彼此曾经所有的事,或许今后也会是一样默契。

 

所以二宫和也拾起携带,电视屏幕上GAME OVER的背景音乐和着相叶雅纪的声音:

 

「ニノ,我还有二十分钟到街心的大卖场挑家电,就是离你家也不远的那个。你也过来嘛!在家里一个人不会孤单吗?ニノ明明那么怕寂寞。」

 

如是说。

 

二宫和也算了下时间,重打这局要十分钟。

 

那,半小时后到。

 

3

 

从猪肉晃到芋圆,从芋圆挑到炸鸡,从炸鸡转到汉堡肉,二宫和也终于有了肉眼可见的兴奋表情。

 

相叶雅纪顺着他眼神所向,指着一种汉堡肉说:

 

「给你买这个?」

 

二宫和也像小柴犬一样眯着眼满足地点点头。

 

相叶雅纪看着他难得开心的神情,心里一动,又从货架上拿了两个:

 

「再给你买两个。不知道能放多久,你可要记得过来吃啊。」

 

「啊啦,看来せんせい最近财运不错。」

 

「嘛嘛,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拿了工资而已,汉堡肉还是买得起的。」

 

「对了,买电视机的钱可以买几个汉堡肉?」

 

「……你想都不要想,会全部坏掉的!」

 

大概是对钱的敏感,二宫和也在收银台看店员结账时看得比任何时候都要专注,相叶雅纪干脆直接把钱包塞给二宫和也让他排着队结账,自己走到窗口找了个好信号拿携带打了辆计程车。

 

把推车推到超市门口时,天色已经擦黑。计程车刚好到达,两个人把购物包塞进前座,再坐进后座去相叶雅纪家。

 

空气里浮动着桂花的暗香,隐在夜幕里,明明白天同样绽放,但是不知为何夜色中闻起来更加沁人。连空气都是清甜的。二宫和也看着给自己拉车门的相叶雅纪,感谢月色隐了自己摇曳的心神。

 

下车时,出现了一个灵异事件。相叶雅纪的大衣已经悄然转到二宫和也身上。

 

即使二宫和也披着并不合身,相叶雅纪看起来单薄如竹,但二宫和也拼命钻出来的脑袋和相叶雅纪额头的薄汗都证明着当事人觉得再合适不过了。

 

从小区门口到家十分钟左右的步程。

 

相叶雅纪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开口。

 

「ニノ,你还记得我们高中同学里,有个鼻头圆圆的男生吗?我前两天在街上碰到他。」

 

「啊,记得。岸谷桑。」

 

「そうそう。他说他去年年末订婚了。时间可真快啊,他看起来很幸福的样子。」

 

「哇,有点感动。」

 

「我也这么觉得的,有点感动。ニノ也觉得是吧。」

 

「嗯。」

 

「真是令人开心啊。」

 

「……所以,你最近怎么都不交女朋友了?」

 

二宫和也吸了吸鼻子开口。他的声音染了空气里的湿度,鼻音有些重。

 

「诶?怎么说呢……就是觉得不合适。」

 

相叶雅纪有些无奈地笑起来。

 

「都不合适?」

 

「大概?」

 

「还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好像也不是。总觉得,总觉得……还没有ニノ可爱啊。」

 

「バカ!」

 

二宫和也送了相叶雅纪一个白眼。

 

「我又不是女孩子。」

 

「不是不是。我没把你当女生,可是感觉上真的是这样……」

 

「成年男人应该都不会觉得这是赞美。」

 

「……ごめん。」

 

「……バカ。」

 

「那ニノ呢?感觉你很久没交女朋友了,是嫌麻烦所以喜欢一个人的状态吗?」

 

「嘛……」

 

「那以后怎么办?不结婚吗?」

 

「或许会放弃吧。……运气不好的话。」

 

相叶雅纪突然沉默下来,半天不作声,二宫和也瞥了他几眼,不知道他眼珠里消失的眼白在想什么。明明自己讲到这句话时更难过一点,搞不懂那家伙一副必死的表情是不是便秘。

 

「对了,上次你借的那个碟,结局是什么?」

 

相叶雅纪有租碟的习惯,二宫和也嫌麻烦,所以会蹭着相叶雅纪的碟看,若是电影可以一起看完,若是电视剧二宫和也零星看了几集就会问相叶雅纪后面的结局,像交换少年jump一样的交流模式。

 

「啊,あれか……我今天早上才看完还回去的,最后他们在一起了。」

 

上世纪的美剧。男主女主从高中伊始互相暗恋但一直未戳破,分不清是谁暗恋的时间更长一点。因为故事是以男主的角度来描绘,所以在久别重逢的第十年他决定表白。

 

「真的?」

 

「真的!结局是深情一吻。告白后才知道是互相暗恋,本来当时准备打电话告诉你的,但是想到你应该在打游戏就没敢……啊,忘记了,早知道可以拍个图发给你看看。」

 

「我才不要。别人接吻的图有什么好看的。」

 

「真的超感动的!这种暗恋多年成真的感觉。」

 

反正这家伙肯定又在电视机前感动到大哭吧,二宫和也想。但是……

 

「分からないよね。」

 

「え?」

 

「这种暗恋多年成真的感觉,不是谁都那么幸运能懂的吧。爱拔氏。」

 

4

 

总共三个购物包,二宫和也拎一个。

 

「天气已经冷到冻猪肉都很难化了呢。」

 

「是的,深秋了。」

 

二宫和也走在相叶雅纪前面,轻松地小跳跳上第一级台阶,把购物袋放在地上等相叶雅纪。应声亮起的是楼道里昏暗橙黄的光,他向远远走来的相叶雅纪比一个得瑟的胜利手势。

 

「这不公平。」

 

相叶雅纪抱怨。楼道里的感应灯不怎么听话,有时候相叶雅纪走到二楼都不亮,但是二宫和也随便蹦哒两下就能亮。

 

「这也没办法的事,你肯定哪里招惹了这盏灯。我帮你报修了两次,可是物业觉得能亮就无情地忽视了你。珍惜吧ふふふ。」

 

昏黄的光照在二宫和也白皙的脸上竟然有种温暖的感觉。他披着自己大衣时的小小身影,被光向后拉长在楼道里,像是铺了一条从未在白昼显露的,一直向前的隐秘通道。

 

相叶雅纪有一瞬间甚至觉得,二宫和也就把自己的内心藏在那里。

 

「我有个主意。」

 

相叶雅纪直直地盯着二宫和也。

 

「什么主意?我可不要帮你和灯说好话。」

 

「不是,说认真的——」

 

「你搬过来,怎么样?」

 

骤然加快的心跳热度泛上来,相叶雅纪觉得袋子里的冻猪肉都要化了。

 

「……真是势力啊。我可不能免费帮你看灯,住过来只是为了工作,工作也是要另外收钱的。」

 

二宫和也眼睛眨巴眨巴,勉强从转成浆糊的脑子里随便拽出几句。相叶雅纪的直球向来猝不及防,他说这话时表情乖巧极了,像是在讨好,又像是在撒娇。

 

「钱包不是在你那里。」

 

相叶雅纪笑起来。

 

刚给二宫和也结账后自己就没想拿回来。他向前靠近了一些,借助一层台阶,二宫和也几乎被迫和他平视,像是两只后腿绑上高跷不得不站直身子的猫,肚皮的颜色都没法掩盖只得暴露在外。

 

突如其来的同等高度让二宫和也瞳孔里飘过的几丝慌乱无一遗漏地落入相叶雅纪眼中,反而让相叶雅纪心里一松。

 

如果二宫和也越慌乱,相叶雅纪就能越沉着。

 

虽然大部分场合都是倒过来的,但是或许只有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本人才知道,这句话正着说,依旧成立。

 

谁让他们互补。

 

相叶雅纪摸了摸口袋,这次不用再弯下身子,可以直接把手臂向前伸过去扣住微凉的手。

 

「钥匙也给你,够吗?」

 

「备用钥匙还是你放的,还不够的话,反正我已经没有钥匙了,你想卖了房子也可以。」

 

不同于常日的温和,说这话时,相叶雅纪表情虽然理所当然的无辜,轻飘飘的字却像加了重音一样带着他特有的压迫感,一个个往二宫和也的心尖上跳。

 

靠得太近了。相叶雅纪下半张脸隐在黑暗里,瘦削的轮廓显得更加幽深,但是眼眸被橙黄色的光映得纯净晶亮,如黑色的曜石。

 

这就是了,这就是相叶雅纪了。二宫和也努力用每一根头发丝去想。

 

深秋的夜风缓缓徐徐地吹着,到楼道里时越发轻柔得像波浪一样,二宫和也只觉得一阵,一阵,一阵,分不清是风还是相叶雅纪的呼吸。

 

「说认真的,明明是你在不正经。」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今天不对劲。」

 

「有什么关系。你也是。」

 

5

 

「好几次想问ニノ,却又莫名其妙错过了机会。」

 

「因为经常见面觉得烦躁所以尝试着交了女朋友,然而仅仅只是去看电影都觉得越发烦躁,真是对不起人家呢。」

 

「我说什么ニノ都不会拒绝,所以不想那么简单就说出口。渐渐地,像往常相处,越来越肯定,只能是这样了。」

 

「最近过得格外舒心。」

 

「是因为ニノ你。一直都是。」

 

「不过因为ニノ很狡猾什么都不说,所以你现在没有拒绝的余地ふふふ。」

 

二宫和也不知道为何相叶雅纪能面不改色地说着脸红心跳的话,但是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被击沉落进了肚子里,相叶雅纪一定是天才!

 

「我以后买彩票可能都不会中奖了。」

 

「为什么?奇迹boy呢?」

 

「因为我好像把好运都押在这里了。」

 

二宫和也闻声咯咯咯地笑起来。他笑起来的样子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年,眼角岁月留下的细小笑纹都仿佛池里的涟漪漾起又消失。

 

「你不许笑。因为你也是。」

 

相叶雅纪佯怒着把两个人的距离从正数逼近0。

 

「如果我没理解错,你现在是想要吻我?」

 

「不管是什么年代,电视剧里教的准没错。」

 

「如果有人来怎么办?爱拔氏。」

 

「那你就负责遮我的脸,我负责遮你的脸。」

 

「等等——」

 

介意楼道的灯光,二宫和也想要推让,可是几乎就在相叶雅纪嘴唇触碰上来的同时,楼道里的感应灯蓦地灭了。

 

二宫和也心里的小火苗腾地烧起来。霹雳作响。

 

「乖。」

 

相叶雅纪从喉咙深处滚出两声低哑的笑,不知在说灯还是二宫和也。

 

在同学会上被推搡或者大冒险输掉时,纯爱剧爱好者的相叶雅纪总偏爱kiss选项,导致大部分时候受害者都是捆绑销售的二宫和也。虽说开玩笑通常是点到为止,但是二宫和也暗自以为他熟悉相叶雅纪嘴唇的厚度。

 

这会儿月色氤氲的楼道,二宫和也却迷惘了。桂花香时而浓郁,他恍惚是在吮吸相叶雅纪唇上的桂花蜜。

 

二宫和也拽着相叶雅纪的下衣摆,踩在一层楼梯上,相叶雅纪的心脏隔着布料几乎准确印进他的右胸腔,让他一瞬间觉得自己和相叶雅纪是连体的神奇物种,心脏对称,嘴唇相接,呼吸相融,只能同时做同一件事情。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种神奇的连体物种,二宫和也迷迷糊糊地笑起来,那么我只有一个嘴巴,只能同你一个人亲吻吧。

 

相叶雅纪开始是在啄吻,二宫和也弯起的嘴角让他眉眼一挑,心思活络。舌头在牙关处未经多余的抵抗就索取到对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栗起来。于是除了晚风浮动,余蝉未了,蛙声低鸣,一声声极其轻微的亲吻水渍声放大地磨着相叶雅纪的耳膜,明明没有怎么用力,胃部却连着整个胸腔酸疼发涨。

 

二宫和也本来预备争回主导权,可是相叶雅纪的舌头搅得他从鼻腔到头皮全部发麻。想偷偷睁开眼,可是又立刻被相叶雅纪感应发现,睫毛悠悠刷过二宫和也的眉边,真是什么秘密都藏不住。两个人在黑暗中蹭着鼻头口唇相接悄然对视,相叶雅纪黑色的瞳仁正经得一动不动,下面的嘴唇却一刻不停翕动不止。偏巧脑海里鬼使神差地浮现平日某人吃东西伸出舌头的画面,直接烧得二宫和也浑身发烫腿发软几近攀在相叶雅纪身上。


这一定是只红了眼睛的兔子。灼着耳尖和心尖,他想。

 

「啊。」

 

突然,二宫和也小声地叫了一下,相叶雅纪抱着他时,手里两个购物袋挪动硌到自己的背。所以刚才为什么没想起来丢下!バカ!

 

即使看不见也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二宫和也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

 

「如果你把灯弄亮了,我现在就把你摁死在这。」

 

「不会的。」

 

相叶雅纪如同一只缺氧的鱼衔着二宫和也的嘴唇不放,他唇齿不清地嘟囔:

 

「这玩意只有你能弄亮。」

 

果然双手一丢,两个购物袋闷闷落地,四下还是一片漆黑,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掉落时撞倒先前二宫和也放下的那个,大概是一个汉堡肉,又或者是一块猪圆骨,滋啦啦在地上滚了一阵子才没声。

 

「バカすぎ。」

 

「感觉今天什么都吃不成了。」

 

二宫和也好笑地回咬相叶雅纪的嘴唇。

 

「正好,干脆什么都不捡了。」

 

「吃你。」

 

相叶雅纪喑哑着声音说。

 

6

 

如同每一朵平凡的缀满绿叶枝头的桂花,隐秘无声地打着细小的黄色花骨朵。

 

在天气渐凉的秋日夜晚,听得见冬天的脚步声。

 

不过,这里很温暖。

 

他们相识的整整第十二年头。

 

爱情终于落地开花。

 

 

 

 


 

—終—


注: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1.クリボ─是马里奥里面的毒蘑菇,这个买帽子梗来自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847191/

2.美剧那个心里想的是罗斯和瑞秋,但是改得面目全非(

3.“在天气渐凉的秋日夜晚,听得见冬天的脚步声。不过,这里很温暖。”生搬于夏目第一季最后一集最后一句。




评论(24)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