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です。奇怪的人。

“我梦见穿越隧道急驰而过的列车,梦见它穿越大片的原野,向日葵海,阳光和煦。然后我从列车上纵身跳下。”

 

【相二】一个随处可见的电视节目

一个随处可见的电视节目,lo主昨天还在外婆家看了(


----------------------------------------- 


「为什么他掉下去时,姿势竟然有些优美,像一只有艺术感的鱼?」 


樱井翔盯着屏幕,斟酌用词吐槽着。


电视里正播着一档在千叶市最热门最接地气,走亲访友耳熟能详的暑期盛大连锁节目。它的名字言简意赅,就叫做“智慧冲关勇者大挑战,奖品丰厚不来白不来”,市民们亲切地称它为“大挑战”。 


至今“大挑战”已经在千叶市内连续承办六年,这项倡导全民落水,噢不,全民健身的活动一开展就受到了空前好评,一时间男女老少都争相前仆后继扑入池中,导致救生员staff的工资五年内竟翻了一倍。 


市政府领导非常有眼光地让爱运动爱跳跃的船梨精宣传此节目,也因此吸引了大批热爱运动和吉祥物的游客慕名参加,一时间千叶的GDP持续上涨,目指东京。 


此时电视上现场直播着,在第三关最后高台上不慎落水的这位参赛选手,皮肤黝黑个头小小,八字眉挤成小山丘。挑战前美女主持问他参赛缘由,竟是打赌输掉被逼无奈。观众席响起善意的笑声,参赛者越发委屈地像小浣熊一样缩起背。 


「さぁ。谁知道呢。」 旁边的二宫和也懒洋洋地憋出几个字回复樱井翔。后撑在床边的胳膊显示他的不耐烦。比起樱井翔的津津有味,二宫和也显然心不在焉兴趣缺缺。 


心不在焉到他既懒得吐槽樱井翔奇怪的比喻,也不愿把一动不动的视线挪一挪,从屏幕里男人衣服上那条快要撑破电视机的大沙丁鱼图案上移开。


「大概是因为慢动作回放吧。」 


今天二宫和也的吐槽不在线,樱井翔自己抛的梗哭着也得自己接回去。补完这句他心情好很多,觉得自己或许可以自说自话去唱个单口相声。


屏幕上的参赛者在救生员的帮助下湿漉漉地爬上了岸,他的八字眉微微舒展。 


说时迟那时快,刚刚站稳的他突然又天然地脚下水渍一滑扑棱棱掉回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樱井翔刚刚心中一宽,此刻被戳中笑点,忍不住拍手笑起来。这个男人真是天然到可爱。 


「nino你看,哈哈哈你看这个八字眉选手扑棱棱地像不像……」


「……」 


半晌没人应声。樱井翔转过头,这才瞥见二宫和也已经越发情绪低落地用一根手指在床边上戳啊戳的,低着头的长刘海也遮不住他撅起来可以挂上油瓶的小嘴。 


樱井翔默默地把“企鹅”两个字消音。 真是的。相叶雅纪怎么还不出场。 


接到二宫和也电话过来后,他们观看近半个小时,然而期间二宫和也一直魂不守舍,只在介绍参赛者名字时才微微竖起耳朵。 


你们谈恋爱的矛盾都影响到观后感的正常交流了。樱井翔在心里埋怨相叶雅纪。这本来是个给人带来好心情的节目。可是他此刻心情再次低落。 


正在这时,松本润进来了。 随着他开关门的动作,门外嘈杂一闪,而后隐去。


「nino。」 


松本润摘下墨镜开口。他一阵风地走到床里面的沙发上坐下,对扒着床角目不转睛似乎是在关心八字眉参赛选手生死营救的二宫和也说。 


「你不去现场真的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 


「我还是觉得你去现场比较好。」 


松本润从口袋里掏出相叶雅纪给的观众席座位票。这是相叶雅纪之前给他的,二宫和也肯定也有,不过如果二宫和也不去,他和樱井翔去总觉得不太好。 


「我干嘛要去给他加油助威?他自己任性要来参加这个节目,都第五次了!还以为自己是小年轻吗?33岁大叔也不掂量掂量自己脸皮的厚度。」 


其实这个节目在30-45年龄阶段反而具有更高的人气,樱井翔想起自己曾读过报纸上的数据分析。


「好的。现在让我们欢送这位来自东京的35岁参赛选手大野智,请大家记住他的精彩表现,他的爱好是钓鱼!」


哗啦啦一阵鼓掌。电视机里女主持的动人声音响起,松本润意味深长地盯着二宫和也。


仿佛是要掩饰自己的光速打脸,二宫和也用更高的小尖嗓争辩:「你们不知道每年这个时候附近的酒店有多难定!宾馆价格跟景区的纪念品价格一样不合理。」


松本润站起身,拍上二宫和也的肩膀。


「nino,我当然知道。因为酒店是我订的。」


「还有——」


他走到窗边拉开宾馆客房里的窗帘,窗外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充气的大横幅,还能微弱地感受到呲呲的话筒尾音震着窗户的玻璃。


「如果我们去几百米外的观众席坐着,我们就可以开车来,结束后住在相叶家里了。」


「对对对,就是这个!这个我也不同意!你们不觉得他这样显摆他家里有多大的行为很可耻吗?非得住在他家里,仿佛都没有订宾馆的权利。」


樱井翔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他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第一年他们要定宾馆时,住在相叶雅纪家更省钱不是二宫和也自己提议的吗?


「但是前四年我们不都是这样的吗?那时候我们还一起去现场支持他了。我还以为这是一年一度的惯例。」 


樱井翔佩服地看了松本润一眼,自己还在发现问题,他已经找出例证总结观点给出强有力一击了。 

「那不一样!那还不是因为…因为…」 


二宫和也终于语塞,耳廓挣红,正不知如何接话,樱井翔余光一扫电视突然一拍手:“快看!来了来了!” 


刷地三双眼睛都锁上了小小的电视机屏幕。 


相叶雅纪总算出场了。


伴随着民俗歌手演唱的《坐上总武线去千叶》的优美旋律,相叶雅纪从一个高高的天梯上边挥手边小跑着走到下面的主台场。 


「他以为自己是爱豆吗?」


相叶雅纪还没在电视上站稳三秒,二宫和也就冷冷地丢出一句。


「nino,每个人都这要这么做的。」


「可是上一位参赛者八字眉就没有。」


「……那是他没这个心情。」


「为什么他没这个心情,相叶雅纪就有?」


「他…这个…大概八字眉选手他比较高冷。」


明显二宫和也就没听大野智的介绍,人家是打赌输了被逼的。不过樱井翔觉得还是不要解释为好。


虽然二宫和也的吐槽终于上线了,可火药味太浓,他只得把求救的目光投向松本润。


「哈哈哈。那个船梨精跳得可真高。哈哈哈。」


画面给终点处抱着今年的奖品“煲你满意”牌电饭煲的船梨精一个大特写,松本润显然被迷住了,身子都情不自禁向前倾。


樱井翔决定沉默。他不想说半个小时内他已经看船梨精跳了好多回了,船梨精不累他心都累。


「哇!这位选手可真是一位帅哥啊!而且身材保持得很好,资料上写着今年33岁是吧,可是看起来明明就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让人感觉春风拂面。」


美女主持惊叹着做出夸张的表情。观众席从刚才相叶雅纪出场后就没停止过小幅度的尖叫,这下子尖叫声立刻大了起来。


「而且你们看看,这个腹肌,连衣服也遮不住啊!」


camera桑走过来给相叶雅纪一个更近的shot,相叶雅纪很是不好意思地摆摆手,把衣服向外拽了两拽,刚刚在后台太紧张了,出的汗让衣服有些黏在身上。他对镜头腼腆地笑。


「kya——」观众席上的喧闹声更大了,很多不明闪光划过,原来是很多姑娘掏出了手机。


「干什么!不就是腹肌吗?谁没有!稀罕!」


二宫和也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积攒怨气,此刻终于看不下去侵犯肖像权的违法举动。


「你就没有。」


樱井翔和松本润在心里异口同声。


喧哗声终于渐渐消退,男主持接话道:「那么今天我们的相叶桑有没有亲友来到现场呢?让我们来看一看,相叶桑的亲友们,请你们挥一挥手好吗?让我看到你们给他带来的助威!」


「啊这个,其实他们今天,有点事没来,不好意思。」


相叶雅纪有些尴尬地开口止住四处遥望的主持人。


「诶,没来?相叶桑今天是孤军奋战吗?没关系,我们场上的观众很热情的。大家给相叶桑助威鼓劲好吗?」


「爱拔!爱拔!爱拔!……」


观众席上自发响起了支援的声音。


「这是什么节目啊!你以为这是vs暴风雨吗!」


二宫和也撑回身子向后微微仰着,一脸不满。可是松本润听着他委屈的尾音感觉到,他似乎有些后悔了。


他记起来前几年每次镜头给观众席时,二宫和也都对着镜头一直拼命wink,那时候他以为他只是爱耍帅,可现在松本润越发觉得,细思级恐。


女主持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相叶雅纪便借着男主持递过来的话筒说了一句真是谢谢大家。


「好的。这里是“煲你满意”电饭煲和“除了钞票我们什么都印”印刷厂冠名赞助的“智慧冲关勇者大挑战”——」


「奖品丰厚不来白不来!」观众席像对暗号一样接出下半句。


「相叶选手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相叶雅纪做出向前冲的预备动作。


「好的。Ready —— go!!!」


相叶雅纪应声离弦箭一样冲了出去。


二宫和也应声离弦箭一样扒到了电视机最前面。


樱井翔,松本润:???


hello???


等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


樱井翔和松本润都觉得快要聋了。


二宫和也本来很还很含蓄地在电视机前蹲着,第一关卡相叶雅纪完美地从五个大球上略过后,他激动得一下子跳起来大喊一声:「すごい!!!」以至于松本润和樱井翔连主持人说了什么都没能够听见。


然后从第二关卡就开始放飞自我。


比如这样。


「masaki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再比如这样。


「对,等一下不要动!啊!等那个浮木过来再跳!对对对!现在跳!看准了!啊————亚达!!!」


这副情景,简直和前四年在观众席。


如出一辙。


樱井翔本来坐在床边,此刻已经退到了床头和松本润的沙发并排。他惊喜地发现,坐在床头看电视里的相叶雅纪,和在观众席看挑战项目上的相叶雅纪,大小似乎是一样的,一点都没有因为是看电视而得到优待,科科。


相叶雅纪轻轻松松来到了第四关卡,二宫和也叫得撕心裂肺,让人不得不怀疑这是抢答环节而担心他的嗓子。


「怎么回事!这个项目怎么变了!」


富有节奏的小尖桑突然停止,樱井翔和松本润都注意到,此刻相叶雅纪趴在一个升降台上被抬升,按照流程顶部有个大锤会不痛不痒向下敲他几下,然后等大锤离开相叶雅纪就可以站起来跳到前面的那个升降台上。


类似的升降台一共有三个。这个关卡考察的是对时机的把握程度。


相叶雅纪在第一个。


然而二宫和也却蓦地被点着了一样喊起来:「前四年明明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要改掉原来的环节!」


「他背上的伤明明还没好。」


说着他的声音弱弱地低下去。


「伤?」樱井翔和松本润对这件事完全不知情,屏幕上相叶雅纪跳到第二个升降台上继续趴着等待上升,大锤向下敲击时,虽很隐忍但他的表情仍隐约有些难熬,如果不是二宫和也说是伤,他们俩还以为他只是挑战得有些吃力。


这下真相大白了。


相叶雅纪勉强挨过第二次的大锤,在跳到第三个升降台上差之毫厘,直直地向下坠进池内,他的头发全部向后飞起像一头狮子。


「啊,真可惜啊。看来我们的相叶选手还是欠缺一些对时机的洞察。只能来年再来了。」


男主持人发出评价。


「かこい。」


二宫和也却感叹了一声。


樱井翔抉择了一下,推测他是在说坠落的姿势。不过二宫和也很快就气急败坏地转过身来,卷起床上仅存的一层被单风一般略出门外。


「他去干嘛?」


松本润诧异地问。


「还能干嘛。」


「作为原定的奖品,去迎接他的勇者。」


樱井翔挪挪屁股不满坐在床板上。


***


樱井翔和松本润准备伺机而动。


他们贴在门上听门外的动静,越发觉得这个决定是多么的明智。


果然门外的两个人又吵起来了。


「哼!你以为你是铁做的吗?」


「kazu。对不起让你担心……」


「谁担心你!谁要担心你!」


「嘶。」


只可惜准备出来劝架的松本润和樱井翔没有听到相叶雅纪这声抽气声,所以他们打开门就看到了这样一幅暧昧的画面。


二宫和也撩起相叶雅纪T恤的衣摆,把手轻轻在他后背上隔着膏药上摩挲,眼里写满了心疼。


他用比刚才小了八个度的轻柔声音配合着他轻柔的动作轻柔地问相叶雅纪:


「还很疼是吗?」


相叶雅纪心里仿佛汪了大海那么深那么宽广的柔情,他低沉着嗓音说:「嗯。」


「你竟然没有バカ到忘记贴膏药。」


「我怕你担心。」


二宫和也显然对这句话无比受用,小脸漾成淡粉色,昂起头放下相叶雅纪的衣摆,把他肩上的被单掖好扶他进去。


然后他把相叶雅纪带进淋浴间。


「等我一下。」


「好。」


相叶雅纪乖巧地应声,笑得甜甜蜜蜜心满意足。


二宫和也走到门口,踌躇着对一脸冷漠的松本润开口道:


「J,你觉得不觉得这个宾馆不太好?就是,比如被单太薄啊,餐饮菜式很少啊这类的。」


松本润:「?」


「我是说。我们要不晚上还是去masaki他家住吧哈哈。明年也还这样,别订宾馆了。你看,对他养伤也比较好。而且你看,去他家住还省钱是不是?」


松本润:「???」


生无可恋的樱井翔抓住重点:「等等,明年?」


二宫和也顿时一脸不甘心:「对!masaki他肌肉那么厉害,在他们公司攀岩比赛上拿过好几次冠军呢,要不是因此背部受伤这次一定能赢。所以,明年一定可以冲到终点的。」


樱井翔:「???」


二宫和也说完又走回淋浴间,不一会儿里面响起放热水的声音。


剩下的两个人不可置信地对视一眼。


「なにこれ?!」


樱井翔和松本润摔门而去。


——End——


评论(13)
热度(80)
  1. masakinino果然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