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です。奇怪的人。

“我梦见穿越隧道急驰而过的列车,梦见它穿越大片的原野,向日葵海,阳光和煦。然后我从列车上纵身跳下。”

 

【相二】小尾巴(续)

依旧是手机短打。大概是大小的一天生活。

相叶家的清晨从手机闹铃的振动声碾碎大呼噜和小呼噜开始。
但是大呼噜那位明明想叫小呼噜起床,又舍不得他被手机振动磨耳朵,久而久之练就了刚振动一秒就能大兔子一样弹起来摁掉的绝佳技能。
起床后,相叶雅纪会把窗帘拉开缝查看一下今天的天气和温度,再掩好缝隙在温暖的室内摸黑翻出自己的家用T恤套上。因为二宫和也晚上蹬被子所以相叶雅纪从初秋开始习惯睡觉开着空调,但他自己有时热得冒汗只得穿背心或者光着上身睡。
洗漱间的灯是暖黄色的,开着它卧室里就足够。每天清晨它是相叶家唯一的光源。
二宫和也每天从眯眯眼里瞧见的就是相叶雅纪在微黄灯光里的瘦削轮廓,有时候相叶雅纪会贴过来用胡茬轻轻扎他的脸,几乎没用力地拍着他的肩膀和胳膊低着声音说:“kazu,迟到啦迟到啦。”
老喜欢吓人。就不起。
所以大多数时候,相叶雅纪会穿过二宫也的腋下直接把滑溜溜奶香味的小家伙贴在胸膛上,待他无意识搂紧了自己的脖子后,再走到洗漱间放下他让他醒会觉。
一个人站在洗漱间里头点豆子打瞌睡的小家伙真的特别可爱。相叶雅纪笑得露出八颗牙。
等二宫和也意识终于清明的时候,他已经借助凳子和相叶雅纪并排高地站在洗漱间的镜子前,面前是相叶雅纪递过来的挤好牙膏的牙刷。
“啊——讨厌刷牙。”
“kazu要乖乖刷牙哦,蛀牙很疼的。”
“咕噜咕噜。”
“牙膏别吞下去。”
“西瓜味的,好吃。”
“吞下去了?!快快快洗下嘴里的泡沫,吐出来!”
“骗——你——哒。”
“小坏蛋!还在镜子里对我吐舌头!”
“相叶说啥?嘴里都是泡沫听不到呢。”
“你耳朵里又没进泡沫!”
“但是刷牙时耳朵里只有咕噜咕噜了嘛。”
虽然有点道理,但肯定是骗人的。相叶雅纪每天都说不过一个五岁的小孩,这个烦恼也不知该向谁倾诉。
反正松本润是永远不会理解的。-◇-
该高兴吗?

 

幼稚园的女老师佐藤桑喜欢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早就看出来,他又不傻。松本润和她交代过情况,所以相叶每次下班去接二宫和也的时候,佐藤桑就会脸颊红红地跟他说,一个人带孩子真是辛苦了。和也今天也很乖哦,交给他的任务都好好完成了。但就是不怎么爱动,总喜欢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发呆玩拼图。
说着她掏出手机翻到相册的一张照片,是二宫和也今天拼的500pieces的蓝胖子。对于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真的挺厉害的。
但是相叶雅纪牵着小小的二宫和也回家的时候,担心的是佐藤桑后来说的话。
她说今天听到有孩子欺负二宫和也,说他没有爸爸妈妈。可能之前就有这样的事情了,才导致二宫和也这么沉默,今天才发现真的太失职太抱歉,觉得第一时间告知一下相叶比较合适。
相叶雅纪心里一沉。眉头拧成麻花。
两个人沉默地从幼稚园走到清河桥上,二宫和也忍不住开口:“相叶,你跟人家借钱了吗?”
“没有。”相叶雅纪顿时哭笑不得。其实松本润每月会给他打钱,如同离婚的夫妻分担赡养费一样,但其实是二宫和也父母的遗产。相叶雅纪从来都一分不少地存起来,他想留着以后二宫和也的学费用,如果还剩,就交给长大后的二宫和也。
“啊。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相叶喜欢我们佐藤老师对不对?你刚刚一定在苦苦地想怎么追她!”
“噗。才没有。你都听谁说的?才五岁就知道这么多你成精啦!”
“你不喜欢她吗?”
“不能说不喜欢,但是也没有很喜欢的感觉。你懂吗?”相叶雅纪居高临下地瞪五岁的小屁孩,虽然在五岁的小屁孩眼里他这个表情相当幼稚。
相叶不会敷衍二宫和也,他一直都尽力用大人的方式跟二宫和也交流。但他也不想说让佐藤桑难过的话,即使并不在她面前。不过他现在也确实没心思考虑这些。
“不懂。”二宫和也摇晃起小脑袋。
“这样吧,换个说法,kazu想让她当你的妈妈吗?”
二宫和也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完了,地雷。
相叶雅纪瞬间心慌得手心都冒汗。
好在不一会儿二宫和也又开口了。
他把原本勾着相叶的指头努力伸进他手掌里,就换成了相叶大手包着他小手的状态:“今天小美说的。小美说佐藤老师喜欢相叶。”
“小美是谁?”相叶雅纪掩饰着紧张。
“坐我前面的女孩子。”
“莫非kazu你喜欢她?”相叶雅纪实力转移话题。
“唔——还有娜娜酱,麦酱,幸子,还有小华——”
“等等,你喜欢这么多?!”
“不是,她们都喜欢我。”
“……!!!现在的小孩子怎么都这么早熟!不可以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相叶你好保守哦!”
“保守个大头鬼!你才五岁!”

 

 

回家路上途经小吃铺,有时给二宫和也买小烧饼他会坐在相叶肩上吃得他满头都是芝麻屑,吃得开心还会晃脚,最后一口沾满口水的烧饼肯定要塞到相叶嘴里。两个人一天中只有在这个点才有时间选购生活用品,买入浴剂买清洁球买洗碗刷买大毛巾买拖鞋等等,二宫和也喜欢柠檬味的入浴剂,但是相叶雅纪喜欢把他洗得浑身奶香味,每次他光溜溜从浴缸里跑出来钻进大毛巾里的时候,宛如一只小奶牛。所以相叶每次都腹黑地买大罐的牛奶入浴剂和柠檬味小样。
回家炒两个小菜或者煮半锅营养小粥配半个汉堡肉,半年来相叶雅纪已经会30种不同花色的粥了。早餐和午餐二宫和也都在幼稚园吃,老师会监督他不挑食,所以他在家就会超任性。
“又是粥。牙达~”
“今天是汉堡味的粥!”
“汉堡在哪里?”
“你看这个牛肉丁鸡肉丁和生菜片,不就是汉堡里的配料吗?”
“完全不一样——”
“来。啊——张嘴。”
“……好难吃。”
“难吃也要咽下去!”
看到二宫和也翻着舌头假装要吐出来,一手碗一手勺的相叶情急之下佯装用嘴去堵二宫和也的嘴,果然吓得他全咽下去了。
但是这事害的相叶雅纪超级郁闷。
“为什么kazu不给我亲?”
“相叶胡子戳人。”
得到答案的相叶决定晚上剃了胡子再试一次。

 

 

最惬意的是泡澡的时候。浴缸里一端坐着脖子上挂着白毛巾的相叶,另一端是头顶上顶着红色小方巾的二宫和也,相叶给他买的。不过他太爱在浴缸里玩了,把泡沫往相叶脸上抹,小脚偷偷踩相叶的腿这种事数不胜数。但相叶总能制住他,抓住他的小脚,轻轻挠两下,小家伙就小猪笑个不停了。
五岁的小家伙对相叶和自己的身体的不同非常好奇。
“为什么相叶这么黑?”
“晒的。”
“为什么相叶肚子那么硬?摸起来好像坏掉了一样,被刀划伤了吗?“
“才没有坏掉。那是肌肉哦。肌肉是硬的。”
“鸡肉才不硬。”
相叶被他逗笑,戳戳二宫和也柔软的鼓起来的小肚子:“kazu不需要肌肉也可以的。”
他真诚希望二宫和也能保持这个小肚子。
“为什么相叶的——那么大?”
“……呀,好工口的话题呐。明天再告诉你。”
相叶雅纪决定明天抽空去图书馆借本书回来,详细了解一下怎么和小孩子普及生理知识。
吹完头发刷完牙,差不多八点半。小孩子果然还是小孩子,二宫和也一般这个点就困了。
相叶雅纪会哄他睡着,再工作到十一点左右睡觉。
今天有些不一样。
相叶雅纪今天不讲睡前故事,也不讲自己小时候的事,一直沉默地轻轻拍着二宫和也。
“相叶。你睡着了吗?”
“没有。我在想事情。”
“想什么?”
相叶雅纪决定和二宫和也摊牌。他不想二宫和也藏着心事。
“kazu,今天老师说,有小孩子欺负你是吗?”
“……”
“相叶也不能告诉吗?”
“……他们说我没有爸爸妈妈。kazu有的。”
二宫和也虽然五岁,但是相叶肯定他知道自己爸爸妈妈的名字。但是他肯定不会说的。
“相叶知道kazu有爸爸妈妈的。不过你要是不介意是话,下次可以说,相叶是爸爸。”相叶雅纪摸了摸他的头发安慰他。
“不要。相叶不是爸爸。”
“那kazu觉得我是什么?”
“相叶是尼桑。”
尼桑啊。第一次在二宫和也嘴里听到这个词。相叶雅纪心里开心起来,也算没白养活这个小家伙。
“说J是爸爸。”相叶雅纪的心又经历了一次颠簸。
“下次还有人欺负你时你告诉尼桑好不好?”
“嗯。”
相叶雅纪看到二宫和也心里那扇小小的门开了一条缝。
他心里宽慰了一点,这个心结不可能一时半会就解开,但是如果二宫和也愿意和他倾诉,那么就算成功了一半。以后还要考虑怎么才能让他融入集体爱上学校生活,但是明天得拜托佐藤老师帮忙了解一下欺负他的小孩子的情况。
“睡吧。”他把被子提了提,看到小家伙又趴着身子睡了。这意味着他快睡着了。
相叶雅纪害怕二宫和也压着自己的内脏,自己睡觉的时候就会轻轻把他翻过来,二宫和也会没有安全地突然拽住他的胳膊,五只小指头蜷缩着扣在他手臂上,最后就渐渐地演变成二宫和也侧身捏着他胳膊睡觉。虽然他自己完全意识不到。
但是今天相叶雅纪听着二宫和也的小呼噜也觉得有点困了,准备工作明早做也来得及,他把空调打好温度定时,脱了T恤只穿一条四角裤,露出分明又好看的腹肌,然后躺下来把二宫和也轻轻地抱起来让他趴在自己的身上睡。
太小只了。二宫和也一直比同龄男孩子小只。不是个子矮,体型就完全小一号,又轻又软,睡着的时候相叶雅纪超级害怕把他捏坏了。
又不是玩具,他在心里嘲笑自己的紧张。
借着夜灯的光,小家伙的脸近在眼前。他想起今天吃饭时的事情,勾了一下嘴角笑起来,然后把嘴嘟起来碰了一下二宫和也小小的嘴唇。
“戳……人……”二宫和也睡着了还嘟囔。
小坏蛋!明明胡子都剃掉啦。
“晚安。”相叶雅纪把被子掖好,对着二宫和也说完这句话,摁掉了夜灯,把手轻轻放在他的背上,形成一个拥抱的弧度。

如果你在深夜被噩梦惊醒,那么我希望,被拥抱着的状态,能让你重新安然入梦。
小家伙。

评论(10)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