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です。奇怪的人。

“我梦见穿越隧道急驰而过的列车,梦见它穿越大片的原野,向日葵海,阳光和煦。然后我从列车上纵身跳下。”

 

大暑

自己练笔解暑用。

某一天的故事。小闹剧。

----------------------------------------

二宫和也牌咸鱼仰面平躺在竹席上,暑间热气蒸腾得他意识迷迷蒙蒙。时间观念约莫是被煮成了浆糊,躺在这里感受长长日天,一分钟恍如半天,半天又恍惚如隔天。

古旧的站立式摇头电风扇不辞辛苦地机械重复着从左到右,嗡地顿一下,再咯吱咯吱地从右摆向左,再渐次将这些细小的声音吞没在呼呼的风扇声中。

热气糊在脸上,简直像自家地(和)藏(子)菩(妈)萨(妈)平日里爱做的面膜一样服帖。

地为床,天为被,大概是诗人夏天写出来的句子?

15岁的少年闭着眼睛呼出一口浊气。

闭着眼时听觉变得敏锐起来,蝉隐在树叶里沙哑的叫声被放大,一声声送到耳边,明明跟风扇完全不是一种节奏,却也能和成让人昏昏欲睡的奇妙韵律。

大暑啊。

诱惑着人丢开意识,再沉沉,陷入梦乡。

二宫和也只觉得眼皮更沉了。

“刺啦啦。”

安宁的氛围里突然出现了一丝不和谐的声音。就像恶作剧时踩在报纸上的声音,又像猛地撕开不干胶时的用力过猛。

什么声音。二宫和也条件反射闭着眼抬手乱挥了两下,防止是不明蚊虫骚扰。前几天在窗台上发现一只桑黄星天牛的阴影还历历在目。

没拦截到什么UFO,手刚放下突然感觉眼前扫过一片黑色,下一秒“啪”地一声一只胳膊毫无防备地拍在他晾着乘凉的小肚皮上。

“ku。” 竹马误伤体质的二宫和也被拍得咳出一个不明音节,头脑和五脏六腑各花了十秒钟清醒和恢复后,他才咬牙切齿地转过头,果然见到晒在他旁边的相叶雅纪牌咸鱼翻了个身,菱形嘴正对着他,那只出汗星人的胳膊紧紧黏在他腰上,手还无意识地在自己的肚皮上摸了两摸。

“咂。-◇-” 

还咂嘴!

看我不砸你!

二宫和也气得对着相叶雅纪的肚子狠狠就是一拳,果不其然听到对方“唔”的吃痛一声,再满意地看着自己肚子上火速消失的咸猪手。

相叶雅纪睡梦中突遭飞来横祸被打醒,疼得眯着眼身体都有些蜷缩起来,他捂着肚子揉了半分多钟,终于想起今月今日此情此景是他和他亲亲竹马二宫和也在井水不犯河水地午睡。

所以……

“kazu你干嘛打我?”相叶少年分外委屈,如果不是手挪不开相叶雅纪真想去抓一抓自己的脑袋想个究竟。

“相叶雅纪你刚摸我肚子干嘛?!”二宫和也红着耳朵有些气急败坏地叫他全名。

“我什么时候摸你肚子了…”听到自己的全名相叶雅纪一个激灵顿时清醒。这是二宫和也情绪激烈化的前兆。

他极尽脑细胞努力回想,混沌的脑海里只剩下刚才做的梦,只得苦着脸说,“kazu我真的没摸你肚子啦!我刚就一直在做梦。我梦见我买了去泰国的车票结果却坐到了火焰山,在那里面又热又饿,我只能坐在原地等班车回来。等了半天才想起来刚下车的时候那个黑黑的售票大叔说要去钓一星期鱼的!”

二宫和也不想吐槽“车票”,跟相叶雅纪的梦讲逻辑太对不起自己的脑细胞。他凉凉地瞥了眼相叶枕头旁边翘着角的《西游记》,真诚觉得以后大热天还是少让他读点课外读物的好。

相叶雅纪舔舔嘴唇继续说:“后来我实在饿得脑袋发昏,突然就幸运地看到不远处有个面包店——”

“那是海市蜃楼吧!”二宫和也忍不住打断吐槽。

“不是海市蜃楼啦,是面包店!”

“……”

“——哎kazu海市蜃楼是什么意思啊?你说的词好难啊。是一个楼吗?啊我想想那个面包店好像不是一个楼的形状啊……”

二宫和也当即迅速翻了个身,把后脑勺对着相叶雅纪。

“哎呀kazu你别这样我讲故事就是了,你怎么15岁了还这么爱撒娇。”说着相叶去搬二宫和也的身子,途中还成功地用大一些的手掌截获并包住了二宫和也恼羞成怒的汉堡拳一枚,无视对面如炬的目光,自顾自继续说起来,“后来我走进去,那里面有个食物篮,真香啊,我在里面摸了两下居然摸到一块又软又滑的奶油面包!真的超lucky的!”

”一块面包而已……“

”真的超级超级软滑啊!都因为kazu你打我,我都没来得及——“

”吃“字还没脱口,话音突然收住。

相叶雅纪刚才去搬二宫和也时还扶在二宫和也腰上的另一只手,突然一个不小心就再次滑到了二宫和也白嫩的小肚子上,他感受到熟悉的手感顺手又摸了两下,有些愣愣地感慨:”好像跟kazu你的肚子一样软滑哎……“

半天没听到二宫和也说话。

白嫩的小肚皮有透红的趋势,手心也微微有些冒汗。

摸着自家竹马肚子的相叶少年有些脸红心跳地转过头,就看到二宫和也涨红了脸和耳根,一副下一秒就要送自己和树上的蝉比肩的羞愤表情。

“……”

“……”

”哐啷!“

”啊kazu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拿头撞我!(>◇<)“

”撞昏你!!!!!ヽ(.`д´)ノ“

”……-◇-“装死。

”倒是把爪子从我肚子上拿走先!!!给我醒过来!(╯.‘□′)╯(┴—┴“

终于闹完了准备睡回笼觉的两人。

“……你睡过去一点。”

“好。”相叶雅纪讨好地眨眨眼,闻声而大动,”踩报纸“一般地招牌声音再次响起。刺啦刺啦后退,刺啦啦再后退——乓!

“……”

“kazu我脑袋撞着床头柜了,好疼呜。”

“バカ!退一点就好啦!”

“哎。”相叶雅纪瑟瑟地缩回来一点。

……

”吧唧吧唧。“

相叶雅纪偷瞄着对面皱着脸嘟着嘴眼睛眨巴眨巴忽闪着不知在想什么的二宫和也,舔了舔嘴唇,哎,好饿。

”睡觉禁止咂巴嘴巴!“

”我错了。“

……

“咳。”

“……又怎么了?”

“没,刚揉肚子不小心太用力。”

”……“

……

“啊……”

“喂!拜托不要发出奇怪的声音!!!”

“不是的kazu,我刚不小心蹭到我的……”

“住口!!!不要工口!你到底还睡不睡!”

“睡!这就睡!”

……

半晌无声。二宫和也长长舒了一口气。

世界都清净了起来。

正当他以为相叶雅纪就此终于消停了的时候,突然,一个放大的单音节拟声词飘过。

“GYU~~~”

!!!

二宫和也闻声愣了半秒,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竹席上弹起,边撒开脚丫子一气呵成穿上拖鞋边往门口跑嘴里还一古脑喊着:“啊啊啊相叶雅纪你是不是人啊我看错你了你居然在这种时候放屁你赔我竹席啊啊啊!”

背后跟着手忙脚乱拖鞋也来不及穿急急忙忙解释的相叶雅纪:“kazu我没放屁我是肚子饿真的你相信我不信你闻不信你摸不信我再给你讲一遍我的梦啊!哎呀我没穿鞋地上好烫,烫烫烫!kazu!”

……

呜呜呜(.> <)。

相叶雅纪什么的烦死了,天这么热想安静午睡哪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声音!

今天最后悔的事就是砸醒他了。不对,砸醒他也是他的错!!!

所以15岁的二宫少年毫不犹豫脱下一只拖鞋精准地飞过去:”给你鞋!!!“

“碰。”

15岁的相叶少年即使英勇倒下也要再干脆利落地制造一个拟声词。

T◇T。

评论(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