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です。奇怪的人。

“我梦见穿越隧道急驰而过的列车,梦见它穿越大片的原野,向日葵海,阳光和煦。然后我从列车上纵身跳下。”

 

无题

1。
“对于我而言,一年是这样的。从相叶雅纪到二宫是一个半年,从二宫和也到相叶雅纪是另一个半年,合起来就是完整的一年。”
“为什么不是完全平分的呢?”
“唔,多出来的天数,大概是……同岁限定的bonus吧(笑)。”

2。
“总觉得一年都在过温和的春秋呢。”
“怎么说?”
“夏天沁润着二宫和也的清爽,冬天又糅合了相叶雅纪的温热,一整年都像泡在温泉里。”
“这么说的话,真想看啊。”
“想看什么?”
“把他们放在,同一个季节的样子呀。(笑)不知道是会冰火两重天的噼里啪啦争闹不休呢,还是意外地会调和成初恋之春或安定之秋呢?”

3。
“相叶雅纪,你说我为什么偏偏比你小半岁啊?”
“我知道,这是对你的惩罚哦。”
“哪有人刚出生就被惩罚的啊!”
“惩罚你忘了给我过一岁的圣诞,所以你啊,其实是我,迟到了半年的生日礼物来着。(笑)”
“那你也没给我过一岁的生日啊。”
“唉,所以这不是惩罚我每年都给你过了么。”
“……我不懂你这开挂一样的逻辑。”

4。
“爱拔桑其实有两面的。一面是永远的元气满满。另一面……是另一个极端对吧。”
“所以我羡慕nino你,永远都是一副清清淡淡随意懒散的样子。”
“话不能这么说啦。假如比作一条长长的线,爱拔桑一直守在两个极端,我觉得很安心。如果是我的话,达不到极端的哦,任何一个都不行,所以你真的超厉害的。”
“我有一个问题,把什么比作一条长长的线?”
“……”
“?”
“非要说?”
“要说。”
“……。爱情。两个人的爱情。”
“……。我可以认为这是你对我的告白么?(笑)”
“不可以。告白什么的我要留到一百岁。”
“我们活不到一百岁的吧?”
“那就下辈子的一百。”

——————————————————————
灵感来自于:一个末子家GN写的“夏天由二宫和也开始,又由松本润结束。”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