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です。奇怪的人。

“我梦见穿越隧道急驰而过的列车,梦见它穿越大片的原野,向日葵海,阳光和煦。然后我从列车上纵身跳下。”

 

【相二】呐,风间桑。(下)

9

地球还在每天自转,日子还在继续前进,乐屋还是继续碰面,游戏还是一样照打。
秘密还是一样放在心里。
心里的秘密够多了,也并不在乎再多一个。
齿轮上唯一有变的就是风间结婚了。
风间宣布消息的那天晚上,喊了些同事务所的亲友。
Call相叶雅纪的时候他正好在和二宫和也挑入浴剂,二宫和也选不定入浴剂的味道,相叶雅纪义正言辞说柠檬味的最好闻了的时候电话响了。
于是两个人就顺路一起去了,什么都没准备手上还拿着买入浴剂送的橡皮小黄鸭,被生田和山下嘲笑两个小学生。
风间的妻子虽是第一次见,但很温柔漂亮,大方得体,相叶在酒会上感动到大哭,哭的仰头倒在某人的肩上,二宫也不去推,只是小声吐槽道,丑死了。说完自己却又偷偷摸了两下眼角的泪。

结婚什么的真是太好了。
彼此组成一个家庭,从此心心相印眼里只有你。
相叶雅纪哭的泪眼朦胧的时候看到二宫和也的表情,顿时觉得喉头一堵,爬起来又拍拍风间的肩膀说了两句让人发笑的傻话,引得二宫和也连连拽他笑着说你又发什么神经哟。
他从来都知道怎么让他高兴,不是么。
像是一种天赋,像珠心算比计算器还快一样,自己还没意识到的瞬间,已经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了。
就像他即使知道他在装傻,也会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无需思考出于本能一样,抢在所有人面前第一个吐槽他。
这样小小的点,都让人喜欢的不得了。

酒过三巡的时候,老板乐呵呵地把KTV唱机搬过来助兴。都是杰尼斯,不知谁吼着说要把所有杰尼斯的歌全唱一遍。
喜爷爷听到都要吓一跳,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最经典不过是出道,于是点了几首出道曲。
点到arashi的时候,话筒被送过来,二宫摆摆手,示意让他唱,相叶就拉住生田垫背。
生田说那我是nino哦,相叶拿手背敲他的头。生田眨巴眨巴眼说不不不我还是当松润好了,我小奶音。
相叶笑着推他说得了吧你,快唱!两个人愣是把话筒举出了法棍面包的气势,一时间包间里热闹得像1998年。
大家都在笑。相叶雅纪回头看他,他也在笑。
明明暗暗的光映在二宫和也的脸上,喝酒后眼圈周围开始微微泛红,那么温柔的在对他勾起嘴角。
ktv上翻跟头的少年们风华正茂。
看到自己转过来看他也不说话也不回避,只是直直地看他,安静得不像话。
看起来难过又反常。
但是仅仅一秒又恢复如常。因为山下突然蹭过来说nino我拿了扑克牌哦你最近还有在玩魔术吗。
连他回答什么都听不太清,因为一瞬间又有几个人围上去了。
背后一生悬命跟上rap的生田把话筒一扔,啊,亚麻P你喊nino变魔术不带我!
相叶被他气笑了,松润的你还没唱完呢!
然后小小人群的中心处传来山下惊讶的声音:抽这张牌?放这里就可以吗?
被挤在外圈的相叶想,嗯,可以的。放那里就行。
因为他的每一个魔术我都知道。

10

凌晨两点的时候散场。各自回家,捆绑来的两个人还是捆绑去。
相叶拉住风间很不好意思地说那橡皮鸭子不算,下次补上。说完又挠挠头。
风间笑着说去去去。我才不要呢,这么见外。说着抬抬下巴示意他,二宫和也在那边等他呢。
凭他俩的关系相叶也不用再说什么,不放心又添了句路上小心就离开了。

喝了酒车子不能开,中途喊马内甲来领走了。
二宫问:“打车么?”相叶摇摇头说:“不了,消消食,走会吧。”
二宫和也点点头:“好。”就着他右手边慢慢地走。路灯太暗,都不能像平时那样踩他的影子。
这条路上没什么人,路灯暗到昏沉,口罩也不需戴,走了两百米无话,快到路口处的时候二宫和也突然拉住准备大步走的相叶。
相叶只觉得领口突然被人竖起来挡住嘴巴,帽子也被笼到头上。
不知何时和他一样装备的二宫和也站在他面前,边帮他整理边吐槽地说:“前面有灯。你要明天上新闻我还不要和你一起呢。”
相叶扭头看看路口的红绿灯突然就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那我们暂时不过去了,在这里站会行么,kazu?”他声音低沉着,还带着些酒精味。
只有在特定情况下相叶才会叫他kazu,比如喝醉的时候,比如下雨天两个人在阳台面对面躺着听雨的时候,比如…上次强吻他的时候。
二宫和也不知道现在属于哪个情况,他觉得心没来由的慌乱。
手臂接触处有点发烫,他把他的衣领翻成原状退后一步骂八嘎,这么晚站在这里干嘛,等着被警察叔叔带回去盘问么。
相叶轻轻笑了一下,他察觉到二宫的慌乱,松开手换做拽住他衣摆。
彼此沉默半晌,相叶问:“kazu你今天是不是不高兴了?”
二宫和也觉得今天相叶雅纪有点反常。他很少问这种明知故问的话的。
平时知道他不高兴并不会过问原因。虽然大部分原因他不说相叶也知道。
但是今天就好像,盘根究底要拉出来全部说清楚的架势一样。
于是他也一反常态故意说:“怎么可能呢,今天风间结婚我很开心啊。好久没见到大家了也感觉很怀念。”
“明明就有。”
“没有。”
“明明就有!”
“没有!”
……
外人听起来根本像是情侣之间无谓的争吵。
于是相叶放弃,他问那kazu你有想过结婚吗?我们除了二十岁那时候聊过这个问题以后都没再聊过了呢。
二宫和也觉得有点冷,他觉得相叶雅纪简直蠢透了要这么晚站在这里谈人生。
于是他不满地轻轻哼了下,伸手解开相叶的大衣扣子把自己往里面缩了一点,没好气地闷声说,我好冷你好烦啊你非要现在知道啊?
相叶从善如流地把他再往里面裹住一点,两个手搭着像是抱住大娃娃一样,语气可怜地乖乖说,嗯,现在想。
……“有啊。”白眼。
“跟谁?”星星眼。
……“很多人啊,比如竹内结子什么的。”没好气。
“喂,我说真的。”讨好。
……“一个笨蛋?”斜眼。
“诶,哪个笨蛋?平时不是属kazu你喊我笨蛋喊的最多吗?”眨眼。
……
二宫和也气的一把推开相叶,他现在恨不得再踹他两下,也不看他只低低得吼:“我说相叶雅纪你是真笨还是假笨!!!”
……“假的。”相叶雅纪说。
……“那你逗我玩开心是不是!”
“不是。我一点都不开心。从今天你不开心开始我就没开心过。”
……
趁二宫和也语塞,相叶弯下身把他整个人抱进怀里,嘴唇缓缓移到他左耳边,轻轻地说:“果咩kazu,这样子的话,会不会好点?”
二宫和也窝在他怀里没动,也没说话,半晌后他把脸埋在他肩上轻轻地左右摇头。
……“不好。一点都不好。”声音埋在衣服里,像带了水汽一样。
于是相叶换了轻快些的语气,他的声音在夜风里听起来还恍惚像21岁时那样。
“那kazu你不要管那个笨蛋了好不好,你看我这个聪明蛋怎么样?”
“我比他聪明多了,我不像他瞻前顾后顾忌这顾忌那浪费那么多年时间,也不像他那样笨头笨脑只会惹你一个人悄悄难过,更不像他胆小得要命不敢下定决心,甚至怕影响你不敢做决定。他简直笨透了。kazu你别想他了,考虑考虑我?”
“行吗?”
相叶说这段话的时候有些喘,最后一句甚至带了颤音,他甚至觉得自己气胸都要犯了。
二宫和也没回答的那几秒心脏更是喘得要跳出来。
还好怀里有个人轻轻拍了下他的头,拯救了他。
……“你是笨蛋么?”
……“笨死了。笨蛋过头了。”
……“没怎么聪明嘛,还不是一样笨。”
笨到告白都不会。笨到安慰人都不会。明明平时还算可靠一紧张起来整个人都智商掉线。
可是他偏偏被这套吃透了。
他被相叶雅纪这个人都吃得死死的。
他说什么他都觉得心脏扑通扑通狂跳。

二宫和也咽了下喉咙,从相叶怀里退出来,抬头看他。上目线的视角,相叶觉得他简直是个天使。
“爱拔氏。”
“嗯?”相叶听到这个称呼觉得刚好的心脏又不行了,他有点想找手机先给自己拨个qq虾。
“我就问一句。”
“恩。”
“你是认真的吧?”
二宫和也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隐藏着不安和害怕。但是他的眼睛还是直直地看着他,那双什么时候都是湿漉漉的干净的眼眸。
那个在旁人眼里那么坚强的二宫和也,相叶雅纪的心都一点点软下去。
听到这句话后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从心底扬起一个特别明媚的笑容,再把整个人压上去。
“认真的。认真的不能再认真了。认真得以后全说谎都没关系。”
我从不愿你骗你一句话。



那天最后要回去的时候,相叶雅纪说:“kazu我有件一直以来很想做的事!”
“不要。”
“诶!!!我还没说什么事呢。”
“我还不知道你么。我都说了我不想上新闻。”
喊kazu的时候就没什么好事。又没喝醉。二宫和也内心吐槽。
“不会上新闻的!哦?!你脸好像红了。”
“这这么黑你看得见???”
“看不见。亲一下就知道了。”

“唔。”
早就想这么做了,在大庭广众下像普通情侣那样接吻。牵手。哪怕一次都好。
这么想着,二宫和也的手就循着腰测攀上来,找到他的,轻轻和他十指相扣。
相叶雅纪觉得心上狠狠中了一箭。
他觉得自己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怎么办,世界上怎么会有和他这么般配的人。

时间停住吧好不好,就这样。
一直下去。




后续

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依旧在做贩卖梦想的爱抖露。
推上的总武线CP照旧一天赛一天的热门。
马里奥还是两人的记录,惯例一样地时常去蹭吃生姜烧,却冷不防会被人拽住,以老掉牙的天晚不安全为由不让回去。
有时会被staff或门把撞见亲吻,也并不忸怩,大大方方。
他们在大庭广众下亲密的举动并不放肆得过分,在媒体面前更是一如往常。
大多数时候都是跟平时无二般的小打小闹。若是亲吻也只会在乐屋或者无人的楼道。
在外人看来,亲吻的时候相叶会低下头轻轻扣住二宫和也的头,甚至急切的时候刘海的碎发都会交叉着二宫的鬓发。
像是自动掩盖着形成了一个两人的世界。
小个子那位傲娇地只点起一点点脚,像是最后的挣扎,为了显示自己不那么热切。
然而下颚线的轮廓被深深地拉开,下巴尖的像是要谋杀恋人,微微颤动的眉睫看起来分明就像是在主动索吻。
怎么看都合拍得不得了。

是的,“外人”就是松本润。又被松本润撞见了。MJ默默戴上墨镜。今天的MJ也是一样帅呢。
但是大多数时候当事人没发现他就会待会再回乐屋,被发现的时候两位会红着脸分开去做别的事,但是相叶雅纪可能会碰倒凳子。
然后二宫和也就会恶作剧一样拍几下凳子以示惩罚,逗得相叶雅纪对他吃吃地笑。
乐屋气氛能一瞬间化开最浓密的甜稠,恢复最平常的团爱模式。
其实松本润真的很心疼这样的感情。他心疼二宫和也。也心疼相叶雅纪。旁观者如他也不知道未来该如何去走。
可是旁观者又怎么会知道当局者的感受呢?
他只能相信二宫和也的选择,他看起来特别幸福,像是一只心满意足慵懒得不能再慵懒的猫。眼睛比看到一百万时还要亮。
于是松本润说我很羡慕你们的感情。
真的,特别羡慕。或许是我一辈子无法领悟的感情。
二宫和也笑着反驳,谁说的,世间的爱不都是一样的吗。
你爱一个人就明白了。
爱的那么深刻的时候。
什么都不会去想。

—————————————————————————
6.16完成。日本时间6.17。的前一秒w💛
N先生生日快乐!希望你一切都好。
愿陪你走过更远更远的路。

最最最最最最喜欢你了。
一定要幸福快乐地过每一天。

评论(3)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