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です。奇怪的人。

“我梦见穿越隧道急驰而过的列车,梦见它穿越大片的原野,向日葵海,阳光和煦。然后我从列车上纵身跳下。”

 

【相二】呐,风间桑。(上)

此文梗多为编造,时间轴混乱,大致在三十岁。

微现实,基本都是脑洞太大,胡言乱语,有点长,不成完整故事。

以为今天能写完,然而发现不能。还有两节尽量在6.16补。

大概有虫。

1

“那,我先进去等你,你把车子开回去再来怎么样?”虽说是询问的语气,但是副驾驶的相叶雅纪已经解开安全带捞起外套准备开车门下去了。
风间俊介点点头在旁边等待着,点头只是习惯性动作,其实从相叶的角度根本看不到。但是这样的事情已经习惯得不能再习惯了,即使相叶不说也依然是这样。
就像这间有天然温泉浴室的老板已经非常熟稔又客气地迎上来了。
来了多少次这个地方泡温泉了?
风间心里默默数着摇下车窗,一阵潮湿的水汽扑面而来,不久前刚下完一场雨。
其实也没有很多次吧,只是这里来的最多。
毕竟大家都是杰尼斯都很忙……他被自己的这个想法逗乐了,另一边车门有人轻轻带上,相叶雅纪侧身敲了两下车窗,风间立刻左手两指并拢从眉前对他笑着一扬,右手利索去拉杆起挡。

说起相叶和风间的关系,也是从jr时期开始就认识了。
但是为什么能渐渐成为大亲友一样的存在,就像相叶雅纪不知道为什么会渐渐对人称自己竹马的二宫和也隐了别样心思的一样,根本不知从何说起。
相叶一边在浴室的自动贩卖机上点要喝的茶,一边心不在焉地想着这两个其实并没什么关系的问题。
贩卖机上二宫和也最爱喝的饮料在眼前晃来晃去。
情不自禁就叹了一口气。
可是把硬币投进去之后,还是下意识就按上了那个按钮。
“我果然离了风间什么事都做不了啊。”相叶在心里吐槽自己。

2

风间还没来,相叶雅纪先拿了毛巾,甩甩头把毛巾包在头上,进入温泉室。
反正别的东西风间都会拿的。
要是给二宫和也知道了,又要吐槽说风间比马内甲还保姆了。
相叶雅纪摇摇头不去想,一点点让脸沉到温泉里去。
真舒服啊。
两个人大小的温泉,宛如一个小包间。
虽说他不介意多人,但是泡温泉这种放松身心的事情果然还是能少一丝拘束就少一丝拘束。

同年同月同日生。
jr起刚认识的时候,风间俊介介绍完自己的生日相叶雅纪就立刻记住了,和二宫同一天啊。
风间俊介也是自来熟的人,一来二去,后来也经常一起吃饭喝酒泡温泉,关系便神奇地熟络了。
相叶回想了下,觉得真是简单明了充满了物质需求和雇佣关系(x
但关系很铁。一句话就能说明白。

说的清都是一清二白的,说不清都是夹杂私心的…吗?
如同相叶说不清自己和二宫的关系,即使他能感觉到,这是高于队友和友情的。
否则他也不会前几天晚上在乐屋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强吻他。
相叶忍不住被自己的“终于”又红了下脸。
平日里小打小闹的亲一下,点到就停,被红耳朵的小尖嗓吼说不好好打游戏发什么神经啊。
或者偷吻这种事也是干过五六次的,纯情得不能再纯情,逃跑的时候跑的比谁都麻溜。
特别是第一次偷亲的时候,心跳如擂鼓吓到自己,都怕把他吵醒。
但是感情像是一个雪球一样,从很早的某天开始小小滚动,突然在那天就抑制不住得汹涌而来势不可挡了。
当时亲住他的时候脑袋简直被雪球压扁了一样当机。
呼吸一下子交融嘴唇烧的脸颊冒烟,更何况被强吻的那位根本没闭眼,惊讶地瞪大眼睛灼灼地看着自己。
唔,回想起来,相叶觉得即使在水下脸还是止不住烧。
但是。
那时候一瞬间愣住的kazu眼神好亮啊。
像有星辰一样清澈又深沉,琥珀金色的光芒,他不由自主想要更沉浸地看进去,就更往前地压上自己的唇舌。
沉浸得心脏都恨不得贴合上他的,心跳大如雷,相叶甚至觉得自己脑壳震得恍惚,根本不知今夕是何年。

“哐啷”。
得了,不用确认了,看起来还是推门进来的松润掉在地上的杯子碎的声音更大。
虽然结结巴巴根本不知道说啥逃出乐屋拿扫帚的相叶慌张靠墙角站稳的时候。
下意识捂住雷鸣般的心口。
又下意识轻轻舔了下因为落荒而逃略显干涸的嘴唇一圈时。
却被自己的天然举动后知后觉到脸红的滴血整个人都蹲下去把头塞进臂弯里。
呜哇。
根本还是松润的杯子完败嘛。

3

“哗啦。”
“喂,相叶!快起来!”风间俊介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相叶几乎要沉下去的样子,急的一下子把他捞上来。
“我知道你屏气厉害但是也不用这么炫耀吧。”
“啊,风间你来了。抱歉抱歉,我有些走神了。”
风间再次没应答。他把毛巾理好,然后整个人探到温泉里去。
“所以……你跟他发生了什么?整晚心不在焉的。”
萨斯嘎风间,什么都知道。
相叶小声地咳了几下水,脸不知是不是因为被泡的有些红,他紧紧盯着面前的水面开口道:“我前几天,没忍住亲了他。”
“啊?”风间一愣,“但是你们在CON上不是也亲过吗?当年全国各台播放世纪之吻,要多招摇有多招摇。”
“不一样的,CON上番组上大家都玩的很high,平时大家也知道只是胡闹。但是这次是私下里只有我和他,在乐屋。”
风间沉默了半晌:“那他呢?”
说着假装作势要看相叶的脸上有没有被扇巴掌的红痕。
相叶被他的举动逗乐:“他没有推开我,但是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这几天都没机会见他。”
说完又有些自暴自弃地捂住脸,“呜哇,即使跟风间说这件事我还是觉得哈仔噶系啊。”
风间笑笑,把头上毛巾作势向他一甩,溅起轻小的水花,“得了吧你。”
“三十代的男人了少给我装纯情!”

紧接着他听到相叶仿佛含着水汽的低哑嗓音对他说:“哑巴里,nino是喜欢我的吧。”
呜哇,又来了。
明明是陈述句,但是这语气飘忽得恨不得风间立刻去找杰尼斯所有人帮他签字确认盖章,再叫喜多川爷爷发个公告才行一样。
但是又分明像是在炫耀,我觉得他肯定喜欢我他只能喜欢我的那种炫耀。
典型的,患得患失综合症。
风间微不可见地翻了个白眼,“你等着,我去帮你去隔壁花店掐朵花来,你掐花瓣试试说不定有效。”
“喂!你这家伙,快停下。”
于是又笑了一番,默契地没再说话。
温泉泡的太舒服到相叶要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他听见旁边风间的声音对他说。
“二宫对你到底什么样的感情,你自己用心确认一定不会有错的。”
“更何况还是喜欢这种,只对一人单独传递的感情。”
嗯,萨斯嘎风间,最知道了。
“以后的路该怎么走,这个我提不了建议。”
嗯?
“毕竟,那可是你们两个自己的路啊。”
……嗯。

4

松本润有些后悔自己刚才进了乐屋之前为什么要摘墨镜。现在眼睛有点疼。
水杯滚地板了,细微的水珠溅开烫着脚踝,脚踝也有点疼。
但是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面前有些慌乱得天然的二宫和也下意识地咬了下下嘴唇后,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整个人红都要冒烟了。
松本润觉得头很疼。
既然等相叶那个家伙拿扫帚没有什么希望,于是他决定还是自己出去拿来缓解下尴尬的气氛比较好。
果然回来的时候,某人又很小只的缩在沙发上打马里奥了。
就是游戏Game over的音乐一直响,有些腻。
马内甲来喊二宫的时候,他整个人的背影都像是松了一口气。
松本润在他推门出去前轻声喊了句:“nino。”
二宫回头。松本润没有抬头。
“如果你决定了的话。”
“我们是不会说什么的。”

5

“你”,不是“你们”。
二宫心里一松,他知道松润一直很温柔的关心他,在乎他的个人感受。除了相叶,他和松润呆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
“我们”,不是“我”。
二宫又叹口气,从小打打闹闹成长起来的三人组,这个末子还是不善于隐藏自己的怒气。
任谁换做现在他的处境都有理由生气的吧,但是并不是刻意要瞒他。
因为他还在等,等相叶雅纪想明白,给出一个选择。
就像松润曾说自己“被动”,是的他觉得自己简直被动得要死。
他知道相叶雅纪和他一样纠结于未来,纠结于下一步。
但是他早已做好了准备被动站在原地等他,不管相叶最后做什么样的决定,他都会微笑着说,好啊。挺好的。没问题。
如果能听到他最想听到的那个答案,那他一定是运气太好了。

别人的爱情都是努力努力努力,抓住运气甚至制造运气强求运气。
但是这边是努力努力努力,把该做好的都做好,然后天性里的那点悲观和凉薄就会说:够了。
如果真的属于你,他会自己来找你。这是二宫和也式的爱情。
他前进到认为足够的程度开始疏离,像一只猫。
骄傲又怕寂寞的猫。
你若回应他,他会把尾巴放下,再前进一段,但是很快他又会转身翘起骄傲的尾巴。
比起进攻二宫和也更擅长等,看似轻松然而并不是。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耐得住性子沉得住气。
和相叶雅纪一样,二宫和也也时常会感到不安,所以这又是二宫和也式的自我保护。

他的世界太小了,朋友很少,也不爱出门。
但是相叶雅纪给他一尘不变的生活带来了无限可能性。让他觉得或许可以有所改变。
成为爱豆后二宫和也就想通了很多,他贩卖梦想,他对爱情和婚姻的期待翻翻覆覆。
但是,
如果真的有人能带他走出这个桎梏的话,
他多希望是相叶雅纪。

6

还是很早年的时候。那时候岚也不是大红,风间身边还有一起的队友。
相叶第一次跟他吐露心事。两人都喝了点酒,仿佛借酒壮胆一样相叶雅纪问他:“风间,你说青梅竹马在一起合适么?”
“合适啊,青梅竹马多美好啊,当然也不是所有青梅竹马都在一起的。”
他看着相叶雅纪若有所思的神情,开玩笑道:“青梅竹马?喜欢上哪个青梅竹马了?可我记得你好像你只有二宫和也这么一个竹马吧。”
明明只是玩笑话,但是相叶却突然突兀地冷场没接话。
那时候还是有些带刺的少年年纪。
一切情绪都会被放大,爱也是,负面情绪,隐藏的心事也是。
过了一会儿,他听到相叶雅纪说:“嗯。”
然后又听到他拿衣服的声音,“我先回去了。”
不了了之的话题。
跟酒杯里没喝完的酒相仿。

7
在风间看来。
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两人从jr时起就像被绑定销售一样,不是被别人互相认错,就是被问:“哎,二宫,相叶没和你一起么?”
面对相叶的二宫,和面对二宫的相叶,都是非常特别的。
彼此看对方的眼神里含了太多情绪,换在男女身上,肯定要被人说暧昧不清。

但谁也没有捅开那张纸,相叶雅纪虽不是有很长远规划的人,但是也甚少做毫无打算的人。捅开之后怎么走,他不知道。
他也不像二宫和也,能把一个心思在心里宛转无数次想的明明白白,但是就是什么都不说,叫人不知道从哪个入口进入他的世界。
或许他从来没打算对旁人开启吧,这点两人倒是很相似。
即使这么多年朋友,他也并不知道“相叶世界”的入口。
在舞台上番组上看到相叶对二宫的表情,有时会觉得,啊,相叶这个表情还是第一次见呢。
即使再熟悉,也不会显露的表情。

8

有时话题扯到二宫和也身上的时候,相叶雅纪会不受控制的话多。
“我觉得nino和我像是一直在暗暗较劲一样。没有非常明确的输赢意识,但是一旦一方开始,另一方就不愿落后。”
“他甚少坦露他的脆弱的,这点我明白。他也一直非常努力,这点我也明白。”
“但是他太聪明了。”
“我觉得他一直在等我。”
“并不催促,只是非常安静又坚定地在等。”
“他等着我和他一样自己努力出自己的天地。”二十出头的相叶这么说,那时候他还很少谈及两人的感情。
“这次,我觉得他一直等着我想明白。”临近三十岁的相叶这么说。这时候他和二宫都已经是偶像界能掀起浪潮的人了。
“果然nino是个很被动的人呐。特别狡黠的温柔的又被动的人,打好了小算盘站在门边上,等着我只要找到门,就翘起嘴说,好慢啊你,钥匙我早放在你口袋里啦。”
风间斜斜地瞥了他一眼。
“但是不要紧,我很擅长进攻的。”说着相叶雅纪虚虚地举起了拳头。
噗,风间一口水喷出来,受不了受不了,我一个品行良好的单身男青年为什么要在这里听恋爱中的神经病发表爱的宣言啊!

风间生无可恋地想,他自己一定是这个世界上除了相叶雅纪最了解二宫和也的人。
偶尔被相叶雅纪被迫灌输的这些信息量,他都觉得多的要爆炸。
可是,那相叶雅纪,该有多了解二宫和也。

评论(11)
热度(159)
  1. 綺麗果然多 转载了此文字
    好喜欢